燧石火花(1)

超级超级喜欢一篇完结文。

大副刘海永不乱:

cp:何瀚X崔艾伦


主题:【小白兔要怎么吃才够可口】


          【巨星养成计划】


          【到底怎样才算霸道总裁】





海报by 赖大喵喵大人(微博)




(1)


 


崔艾伦不断深呼吸,绞在一起的冰凉手指上浸满湿汗,嘴里神神叨叨地背着待会儿要唱的歌词。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秦朗皱起眉毛,“艾伦,别这么紧张啊。我们只是上去唱一首热场歌而已。”


崔艾伦反手握住秦朗的手掌,连说话声音都打着抖,“我、我、我怕我万一忘词……或者太紧张连音都发不出来……”


秦朗用另一只手拍拍他脸颊,在光滑的皮肤上摩挲两下,崔艾伦被那和以往完全一样的温度稍微安抚,腿也抖得没有刚才厉害。


“好了,别揪手指头了,看都揪红了。”秦朗狭长的眼睑上描着些眼线,越发显得目光深邃眼睛清亮,那一条黑线斜斜晕到眼头,斜眼的时候又带出些难以言喻的魅惑。崔艾伦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可是那边秦朗安抚完崔艾伦,手指就毫无眷恋地收回,崔艾伦心底那些见不得光的念头马上被一刀斩死,委委屈屈地缩回去。


秦朗露出牙齿微微一笑,“待会儿你上台我当然会罩你啦!你忘词,忘动作,看我就好了,我会提醒你的!”说完又哥俩好地拍拍他肩膀。


秦朗比他早半个月签进公司,又是通过选秀进来,比他这种从不大有名音乐学院毕业之后因为偶然机会被音乐监制看对眼进来的资历要老上那么一些,所以自从两个人组队之后大多是秦朗在照顾他。


至于崔艾伦因为这种照顾而渐渐生出来的那点绮思,他是死也不敢让秦朗知道的。只好借着“朋友”这个名目遮掩,拥抱时间偷偷多那么几秒钟,或者肌肤相触时悄悄停留那么一会儿,除此以外,就是中规中矩的苦恋。


紧要关头,也容不得他再想别的,舞台监制已经开始催促两个人站在台边准备。公司的师姐汗淋淋地从台上下来,助理连忙把水递过去,已经有了不小规模的粉丝群的郑铃脸色苍白,额头鼻尖上都是汗珠,连颧骨上也泛着水光,经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还撑得住吗?不行就抽两口——”说着递过来一个白色烟卷,被郑铃推开,“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崔艾伦来不及多看,秦朗已经提着吉他跑出去,他也跟着往外跑,匆匆忙忙地差点被横在脚边的电线绊到跌跤,舞台监制连忙扶他一把,还不忘小声叮嘱,“别紧张,跟着秦朗来就好!”


算起来这是他崔艾伦第一次上正式舞台,尽管只是一个群星演唱会,但是观众的数目反而不少,众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生怕崔艾伦紧张之下出什么意料之外的差错。


跌跌撞撞地从后台跑出去,幸好因为年轻,动作夸张一点也没被怀疑是被人推出来的。台下彩光浮动,各家的荧光棒、灯牌都举得高高的,在黑暗中闪烁着一片颜色各异的荧光,崔艾伦一时间被那黑压压的人头慑住,舌头差点打结。


幸好之前的训练够专业,尽管头脑还是一片空白,嘴一张,歌声也就顺其自然地流出来。声音中有些不易觉察的微小颤抖,总体来说还是能够交差的。


相对而言秦朗就出色许多,发挥得好不说,还频频挥手和台下观众致意。被秦朗自如的态度感染,崔艾伦觉得下面的人群也不是那么可怕,终于敢偶尔把目光投下去几眼,声音也渐渐到了最佳的状态。


两个人卖力地唱完,只来得及挥着手臂喊了几句“thank you”,就又匆匆忙忙地下台,算起来露面的时间连五分钟都不满,就这样秦朗还是一脸兴奋地拍着崔艾伦的背,“艾伦!表现不错啊!照这样下去,公司的年度晚会上我们说不定能够唱串烧。要赶紧多写几首歌才行!”


崔艾伦心里觉得离秦朗说得那种大好景象还差得远呢,可看着秦朗闪着亮光的眼睛,一盆冷水就泼不下去,跟着胡乱点头。


秦朗见他也表示赞同,笑容更加耀眼,雪白的牙齿闪光,细瘦的下巴弯起来,眼睛也眯成一条缝,光是看着就感染人到不行。崔艾伦把秦朗肩膀上背过去的吉他带子仔细捋平,手指动作到一半被秦朗接手,不免又是一阵肌肤相触。崔艾伦对这种无意识的触碰已经习惯到能够坦然面对,于是面不改色地收回手。


演唱会一结束,公司里的几个人准备去吃火锅庆祝,崔艾伦则照例婉拒,“我还有半首曲子编到一半……”


“编来编去的也没什么用,反正轮不到你唱……”说话的是一个小师弟,虽然出道比崔艾伦和秦朗都晚,不过人气却比他们两个都高。此时挑了细长的眉毛从毛茸茸的睫毛下斜眼看崔艾伦,嘴上还嘟嘟囔囔地,“这么辛苦也不知道做给谁看。”


崔艾伦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还没等他说话,秦朗就先竖起眉毛,“Eric,你说什么?陈姐难道没有说过要在工作上下功夫?倒是你,陈姐请的跳舞老师告诉我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练习了,你是不是想让陈姐把你的专辑计划又压下去?”


这下轮到Eric脸红,但还梗着脖子叫,“我又没说错!陈姐都说了Aaron上次编的那首曲子交给Andy来唱,他编来编去的还不是给他人做嫁衣!还不如省点功夫——”


崔艾伦拉住要跳脚的秦朗,小声说,“算了,他也是好意……”


秦朗翻着白眼被崔艾伦拉开,又转头来责备崔艾伦,“你就是太好心了!”


结果成了如果崔艾伦不去,秦朗就也不去,免得有人骂崔艾伦一个人。崔艾伦没有办法,只好跟在大家后面往火锅店走。


哪知道吃完火锅出来,大家兴致比之前更加高涨。秦朗喝了不少,脸颊上泛着粉色,但还是大叫着要去续摊子。崔艾伦因为担心他喝得太多出事,也随着大部队到酒吧。幸好这个地方是演艺圈里的人开的,没有乱七八糟的人,大家也就三三两两地坐在小几旁边吃小食喝酒,有几个人还捉起桌子上脏兮兮的旧扑克要开赌局,玩二十一点。


崔艾伦很少凑热闹,就抓了一瓶啤酒半躺在沙发上,垂着眼皮,做出一副已经喝到半醉的样子,其实在透过睫毛偷偷打量舞池里扭动着的秦朗。


秦朗本来就是舞者出道,师承欧美那一派系。眼下他和一个女孩子贴身热舞,撩起T恤露出一小块腹肌,腰胯扭动之间动作幅度虽小,但是性感魅惑的感觉反而大大增加。再加上天生的好相貌,修眉挺鼻薄唇,美色更加翻倍。对面的女孩子被他挑逗到脸色潮红,D罩杯的胸不断往秦朗胸膛上挤。


要说苦涩……其实也谈不上。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秦朗是直到不能再直,虽然年轻,谈过的女朋友已经双手都数不过来。崔艾伦虽然有非分之想,却也从来没想过要如何得逞。


不一会儿秦朗笑嘻嘻地凑过来,挤在崔艾伦身边,热气腾腾的一条胳膊横过来架在他肩膀上,胸膛就紧挨着崔艾伦的手臂,“你不下去嗨几把啊?”


“我跳舞你又不是不知道……”崔艾伦嘟囔着,往嗓子里灌了一大口啤酒。


“跳个开心嘛,又不是要你有多好的技术。”秦朗自然而然地夺过他的啤酒瓶,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完全不管崔艾伦瞠目结舌地在一边“喂”了几声。


等秦朗喝完啤酒,凑过来和崔艾伦小声说话,他就更加头昏脑涨了。秦朗嘴唇上还染着一层酒液,越发显得那双薄唇晶莹剔透,润泽可人。


“什、什么?”


“你有没有专心听我说话啊……”秦朗不满地嘟起嘴唇,崔艾伦几乎是大惊失色了。“我问你上次你随手弹的那一段有没有记下来?”


“记下来了。”崔艾伦说,“夹在了你的笔记本里。”


秦朗捏捏他的脖子,“谢啦!”说完把沉甸甸的脑袋也砸在了崔艾伦肩膀上,“我好像、好像有点晕……”


“你喝那么多肯定晕啊!刚才吃饭的时候灌了一肚子白的,现在又是啤的红的混着喝,不晕才怪了!”崔艾伦骂他,“那又有什么办法,只好等助理过来接我们了。”


大家都喝了酒,没办法开车。演艺圈的人,再没有名气,也总归是爱惜羽毛的。要是被查出来酒驾,不免又有小道消息乱扒,公司对这方面管得向来也很严。


“我就先眯一小会儿——”秦朗说着还极可爱地抬起手伸到崔艾伦面前,食指和拇指之间拉出一点点几乎看不出的距离,一边说一边把脑袋在崔艾伦脖子和肩膀上乱蹭着找一个舒服一点的倚靠角度,“等会儿你可别把我丢在酒吧。”


崔艾伦一巴掌把他的手拍下去,“知道啦!”


哪知道这么一睡,别说助理来接他们秦朗没醒,就连崔艾伦伙同另外一个男孩子把秦朗扛回公寓,扔到床上,他也只是翻了个身,嘴里不知道嘟囔了几句什么东西,就又沉沉睡过去。


崔艾伦一再道谢,把人送出门口,回头来看秦朗的时候,那人已经自己把摊在床上的薄被扯过来裹在身上,睡得昏天暗地,甚至还打起了小小的呼噜。


崔艾伦又气又笑,把秦朗窝着的脖子扶起来,塞进去一个枕头,他的呼吸这才顺畅起来,眼珠子在薄薄的眼皮底下缓慢转动一下,显见是睡得相当熟。


崔艾伦跪在床边看着秦朗祥和的睡容,不由得就有点心猿意马。手指捏住秦朗的下巴晃了几下,本来以为已经睡得毫无知觉的秦朗却因为这个动作睁开眼睛,睫毛迟缓地扑闪几下,把崔艾伦吓得一屁股坐在脚后跟上。


秦朗看了天花板两秒钟,迟钝地转过头来看崔艾伦,眼睛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红的,声音也沙哑得不行,“……几点了?”


崔艾伦惊魂未定,抚着胸脯说不出话来。他是真的吓坏了,如果秦朗看到他刚才的表情动作,说不定会察觉到什么。


到时候用心堆砌的堡垒一秒之间全部崩塌,崔艾伦说不定就要毫无抵抗地承受喜欢的人的厌恶眼神。想到这儿又是一阵后怕,心脏在胸腔里暴烈跳动,几乎要击碎肋骨。秦朗看他半天不说话,脑袋一歪,又睡了过去,刚才的行为显然是没多少自主意识的。


崔艾伦却如同受了当头一棒,仓皇逃出秦朗的房间。晚上的睡眠质量也下降许多,睁着眼睛翻来覆去直到天光快亮,才昏昏沉沉地睡着。


 


tbc





评论
热度 ( 36 )
  1. 陶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 小王子陶洞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超级喜欢一篇完结文。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