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他》1 凯波

羚一头羊:

顺便楔子解禁啦


Chapter 1


霆峰衍生:


幸福满堂苏凯文X电影老炮儿李晓波


狗血,慢热,更新不定时,he,不喜勿入勿扰勿撕,谢谢。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和之前写的瀚博有关联,呃……没看过的我稍微总结下逻辑:反正就是李晓波害左博受伤,于是何瀚发飙要弄死他,然后……啊好麻烦,不总结了……自便吧……反正大部分人应该都看了……


以上。


————————————


       苏凯文赶到的时候,李晓波已经晕了过去。脸颊被擦伤了几道小口子,白净的肌肤上有几抹红到发黑的细痕,看这程度,下手的人是留了力度的,他抿着唇把人翻来覆去地查看,好在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口,眉目稍微舒缓。


      "何慕,到底怎么一回事?",苏凯文站起来,直视着旁边脸色凝重的人,"何瀚呢?"


      "我哥受了枪伤,",何慕看着苏凯文微挑起来的眉毛,"不严重,手臂。"


     "那就好。"


     "这个人,伙同其他人绑架了左博,",何慕对着李晓波怒了努嘴,"我哥刚醒了,吩咐我别下重手。"


      言下之意,是留给他亲自动手。


      苏凯文心往下一沉,低头看着地上被反绑着手蜷缩着的人。


      这个学生他还是有印象的,永远面无表情,上早课几乎都迟到,人勉强到了也总是趴着睡觉或玩手机。


      最重要的是,长得太对自己胃口了,想没印象都难。


      苏凯文拍了拍何慕的胸,语气有点急躁,"我去看看何瀚,先别动他了。"


      何慕点点头,有点奇怪地目送苏凯文急匆匆远去的步伐。


     苏凯文推开病房的门,一眼便看到何瀚闭着眼睛靠在床上,脸色苍白,旁边放着冷掉的饭菜,看风格和菜式应该是何宅送过来的,可惜却一口都没动。


    何瀚被惊动瞬间睁开了眼睛,在看见是苏凯文以后又重新缓缓闭合,连语气都懒洋洋得像只被拔了牙的老虎,"你来干嘛?"


     "看看。"两人说不出矫情话,一时寂静无声。


     "左博怎么样了?",苏凯文率先打破沉默。


     "醒了……",何瀚睫毛抖了抖,"手断了。"再次睁开眼睛时,里面满是狠辣和冷酷,"我要亲自杀了高勇。",顿了顿,"还有那个叫李晓波的。"


     苏凯文挠了挠手心,不知为何渗出了一点冷汗。


     "幕后的人找出来前,还不能动他。"


      何瀚冷笑一声,"你觉得高勇会说?还不如解决了他,从其他人下手……"


      "李晓波应该知道不少。"苏凯文斟酌着开了口,"要不把他交给我吧。"


      何瀚有点奇怪地看着他,回想起李晓波的样子,随即了然,"苏凯文,你玩归玩,别耍花样……"


     苏凯文冷着脸,"何瀚,你不信我?"


     何瀚似乎精疲力尽,有气无力地瞥了他一眼,"随你,反正现在没轮到他……"


     但是,没轮到不代表会放过。


     "嗯。",苏凯文点点头。"那我走了。"


      "……"


      直到苏凯文转动门把手的时候,何瀚才轻飘飘地补了一句,"到时,你别让我失望……"


     "嗯。"


     当然,一边是20多年的兄弟情谊,一边,不过是……一时兴起。


——————————


      李晓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不舒服地动了动,身上有好几个地方又酸又痛,但是应该不是很严重,脸上一阵阵刺痛袭来,手犯贱地轻轻碰了碰,"嘶……",粗糙的质感,应该是破了皮。


    脑子还不甚清醒,他狠狠晃了晃头,试图把满脑的混沌不清给甩出去。


    眼前的地方很陌生,柔软洁白的大床,搭配简洁而有格调的装饰,空气中甚至悠悠地飘着淡淡的食物香味。


     肚子很配合地"咕"了一声。


     恍神间,有人走了进来,李晓波抬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思维的齿轮终于开始缓缓转动跟上现实的节奏,"……老…老师?"


    李晓波目瞪口呆,他记得上一次清醒的时候自己还被困在高勇的对手那里,为什么现在却跑到了……老师……家里?


     男人第一次看见李晓波除了面瘫以外的表情,忍不住勾了勾嘴角,"醒了就喝点粥,我刚做好的。"


     李晓波还是没反应过来,"老师,我为什么……在你家?"


     "……",苏凯文把手中的碗放在床头柜上,手轻柔地覆盖着李晓波的,"别怕,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帮你。"


     "……",李晓波有点不知所云,连手都忘了挣扎出来。


    "老师收到警察的电话,说你晕在了巷子里,身上……",苏凯文很为难的样子,"身上还有被人打的伤口。"


     "你别怕,和老师说,发生了什么,嗯?"


      李晓波迷茫地摇了摇头,被如此轻易地放过总觉得不可思议。


     "我……我没事,谢谢……老师。"艰难地道谢。


     苏凯文似乎并不着急,端过旁边的粥劝道,"那先别管了,吃吧。"


     李晓波想说不用了,他实在不习惯别人如此热情体贴的对待,可是那一阵阵香味窜进鼻子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压下了拒绝的欲望。


     熬成半糊状的粥白亮诱人,是很普通的香菇滑鸡粥。


     但是,李晓波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粥。


    一开始只是试探着吃了一口,然后就控制不住地越吃越快,苏凯文体贴地一碗碗乘好递给他,李晓波甚至忘了道谢就开始新一轮的狼吞虎咽。


     太好吃了。


     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鲜美的味道还留在唇齿之间,李晓波不在意地上下抿了抿嘴,有点黏黏糊糊的,嘴唇因为被烫到有点红肿,看起来丰润诱人。


     苏凯文别开目光,"吃饱了吗?不够我再去煮。"


     李晓波慌忙地摇了摇手,"不用不用,呃……谢谢老师。",李晓波觉得自己今天说完了一年份量的谢谢。


    "那你再休息一下。"


    李晓波一个激灵从床上跃了起来,"不麻烦您了……呃……我先走了,今天非常感谢。"


     苏凯文扬起好看的笑容,"那好吧,回去小心,明天记得还要来我办公室写一下汇报,要上交。"


    李晓波垮着脸,那么麻烦?得回去好好想理由。


     "嗯,好,老师我走了。"


     "拜拜。"


   


    


   


   


    


   

评论
热度 ( 68 )
  1. 小王子羚一头羊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