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场作戏(霆峰衍生/商战强强/架空)

adoration:

2015年第一坑。之前看了很多有关于霆峰现实衍生文,不管是林皓阿霆还是其他,大多着墨描写商战的不多。


我比较喜欢强强,因为我的觉得李易峰和陈伟霆现实里都不应该是那种性格软弱的人。


 另外稍微剧透一下全文走向,会虐(我典型的不会写甜文)。李易峰就如这个题目一样,对所有全都是逢场作戏。


嗯就这样吧,希望多多支持!O(∩_∩)O


 


第一章


 


中天公司成立五周年的时候,陈伟霆正好33周岁。中天是他28岁那年一手创立,创业之初的艰难亦不用多谈,磨难致使他心如坚石,业内对其评价是商界奇才,同时又送之心狠手辣的名头。


 


这些陈伟霆不会在乎。于他来说,事业如日中天,金钱与地位才是王道,其他不过是过眼云烟。


 


中天五周年办的极是豪华盛大,请柬像雪片似的早在一个月前就分发了下去,直把公司上下给忙翻了个儿。


请柬是陈伟霆自己亲自定下的,不止政府官员,甚至连敌家对手都名列在册。


 


陆华自然是不赞同的,但是他只是陈伟霆的高级助手,并不能左右他的思想,顶多是个建议。


像此刻。


 


陆华拿着晚宴名单,眉头深锁的看着坐在老板椅上的陈伟霆。


 


陈伟霆嘴里叼着一支雪茄,眉毛微挑,在烟雾缭绕中看着自己忠心的部下,这助理一本正经的让陈伟霆几乎都要破功笑出来,掩饰的咳了几声,咬着雪茄道:“在中天旗下的酒店举办晚宴,上上下下全是我们的人,你怕什么?”


 


陆华推了推滑下的眼镜,道:“安保再严密也有漏洞的地方,您这次请了太多对手了,抢标的时候结梁子的也不在少数,现在您都请来,这岂不是……”


 


“这些人在社会上都有脸面的,我这么大张旗鼓的宴请他们,就算怎么想弄死我,都得等到晚宴结束。”陈伟霆伸出修长的手指夹着雪茄,弹了弹烟灰,弯弯嘴角:“这些人同我一样,要脸的。脸面比什么都重要,就算有一天我破产了,我也要脸面。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吞,这话就是为我们这群商人说的。”


 


陆华还想说什么,却太了解他根本动摇不了面前这个疯子的念头。合上手里的文件夹,正正经经的站好,对着陈伟霆鞠了一躬,说道:“安保问题我会亲自再跟着确认一下,董事长放心。”


 


陈伟霆终是没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陆华鞠完躬就看见陈伟霆亮着明晃晃的大白牙笑的一脸褶子。


 


陈伟霆长得很好看,身上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气场,不笑的时候让人惧怕的恨不得退避三舍,可是笑起来,纯真的让人又忍不住为之献上所有。


说句难听的,这张脸,为中天也拉来不少生意。很多人都是看陈伟霆笑的太真诚,真诚到不忍心拒绝与他合作,总觉得错过可惜。可谁知,他的狠毒,可是从来不流于表面。


 


杀之于无形,用来形容陈伟霆在商界的行为作风,再恰当不过。


 


中天五周年庆典是在旗下中天酒店举办。酒店刚在两个月前评为五星,可谓是喜上加喜。酒店装潢很是奢华,从酒店门口的喷泉开始,灯火琉璃就一路铺进大厅。


 


这种地方消费虽然很高,但是来的宾客,却从踏进大厅开始,不自觉腰板都硬了几分,这样的装潢,至少也得有宾客的贵气来做个相得益彰吧?


谁愿意沦落下层社会,这些人,哪个不是挤破了头皮往上爬。


 


在邀之列,自是有人高兴有人憎恨。


 


从天色刚暗开始,门口的礼仪就看着脸色各异的宾客纷沓而来。每走过一个宾客,礼仪心里也不由得做一番评价。这不能怪她们背后议论,这种场合,自是免不得说那家老总风流倜傥,这家老总油光满面。


八卦,人之天性。


 


说话之间,一辆黑色的宾利驶到礼仪小姐面前,门童几步上前,为后座的人打开了车门。礼仪这会儿也不闲话了,抻着脖子猜测这又是哪家的老总。


 


那人在车门打开两分钟后才整了西服下车。裁剪得体的西服穿在那人身上凸显出漂亮的曲线身材,整理西服而露出的皮肤极白,修长的手指将西服纽扣系上,那人扭头看了眼自家司机,眼睛微眯,闪出一丝凌厉的睿智。


司机读懂他的意思,微微颔首,并不让门童将车开进停车场,自己钻进车里,将车驶离酒店。


 


那人这时才又直了直身体,朝酒店大厅走去。


 


待那人走远,礼仪之间才回过神一般的小声议论。


 


“诶这是哪家企业的老板?我好像从来没见过。”


 


“他是睿峰集团的总裁,跟咱们老板一样,也是年少创业。只是之前默默无闻,就这一年突然崛起的。”


 


“啊!好帅啊!我一直觉得咱们老板最帅,现在我心里也有并列第一了!他叫什么?叫什么啊?”


 


“李易峰。”


 


*************************************************


 


 


晚宴是自助的流水席,一应俱全,要什么有什么。大多都是些名贵的食材,每道都显出陈伟霆的阔绰。连宾客所用的酒杯餐具,都是骨瓷特别定制,拿在手里手感自然是非常好。


 


陈伟霆在三楼的客房里坐着,熨烫好的西装被扔在一边,白衬衫纽扣解开两颗,烟不离手,一口一口的抽着。


 


陆华敲门进来的时候,险些被烟雾给熏晕。这又让这位大助理忍不住絮叨:“董事长,楼下宾客基本到齐,该您上场了。您这一屋子烟味,把衣服都给熏臭了,这怎么穿?那个烟抽多了还是不好……”


 


“哎哎哎你行了啊。”陈伟霆一见陆华头就发涨,掐灭了烟头,站起身将衬衫扣子扣好,说道:“我只是在想一会儿我说点儿什么。”


 


陆华把地上的西服捡了起来,掂着肩头用力的甩了几下,递给陈伟霆:“这会儿才想不晚吗?”


 


陈伟霆穿好西服,斜眼看了眼陆华,道:“这时候你不是应该毕恭毕敬的给我递上一份演讲稿?”


 


陆华叹口气,将腋下一直夹着的文件夹递给陈伟霆,道:“我还真是备了一份。”


 


陈伟霆看着文件夹,又看看正经的陆华,哑口无言。


 


 


****************************************************


 


陈伟霆晚宴请的人太多,以至于李易峰一进入会场,眼花缭乱,认不出几人来。


可他长得太招人,一进场不少人都转头打量,因为睿峰集团成名太晚,认识的人着实不多,都从心里猜测着他是何人,想必跟陈伟霆多少也是有些渊源,否则也不能在邀请之列。


 


李易峰从服务生手里拿了香槟,握在手里站在会场一侧,既不招人又不高调。


 


韩云生却是认得李易峰的,睿峰集团前段时间因为一块地皮,与韩云生的公司起了不小的冲突,最后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腕,生生的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将地皮抢了去。中标的金额却也不大,这简直让韩云生仿若吞了一只苍蝇,极是恶心。


 


韩云生拿着香槟,朝李易峰走去。


李易峰也认出了他,嘴角微翘,闪过一丝嘲弄。


 


“想不到在这儿也能见到李董,真是不容小觑,想来你跟中天多少也有交情,可不知是正面的交情,还是敌对的交情。”韩云生这话说的也算是直白了,基本就是冲着李易峰的脸面去的。


李易峰却不在意,微微一笑,道:“韩总真是说笑,我这种无名小卒哪会认得中天的董事长,今天我是代人出席。“


 


韩云生一挑眉,道:“代人出席?代谁?”


 


李易峰看着韩云生,突然笑得嘴角都弯成了弧形:“韩总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过堂那块儿地皮我是怎么得手的么?”李易峰看韩云生眉头紧锁眼神阴鸷的看着自己,加深了嘴角的笑意:“我与中天陈伟霆不认得,但是我却认得陈伟霆的叔叔陈过良。今日我就是代他出席。”


 


韩云生瞪大了眼睛,像是很不置信。也难怪,陈过良年近五十,陈氏集团是他与陈伟霆的父亲一手创立,叱咤商界多年,屹立不倒,已然是龙头老大。只是陈伟霆父亲病逝后(阿弥陀佛绝没有诅咒之意,剧情剧情。)陈伟霆却因家族内部原因,与叔叔陈过良反目成仇。自此放弃继承权,独自出来打拼。


本以为是老死不相往来,不想竟是请了他来。


 


可他没来,却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睿峰老板代之。一方面说明眼前这李易峰与陈过良交情过深,一方面也说明陈过良根本没有意欲与陈伟霆重修旧好之意。


 


折在陈过良手中,韩云生也不算冤。只是……


 


会场突然一暗,原本嘈杂的环境瞬间安静下来。陈伟霆站在台上,聚光灯打着,显出一股子王者归来的风光。


台上陈伟霆俯瞰T市一众大小企业,五年前的抑郁之情化作一口污浊呼出。


昔日创业你看我不起,今日我让你后悔终生。


 


台下灯光微闪,闪过举杯饮酒的李易峰。李易峰很认真的听着台上人的场面话,像是一句一句的都要记下,刻进心里。


 


韩云生看看扬眉吐气的陈伟霆,又垂下眼睑微微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嗤笑起来,微歪头在李易峰耳边轻声说道:“早闻陈过良养了一个小白脸,不想竟是你。这么折你手里,我也甘心了。”



评论
热度 ( 109 )
  1. ado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