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这件小事

大副刘海永不乱:



CP:安逸尘X宁致远


角色来源:电视剧《活色生香》


主题:哭包校霸和风纪委员


配图by  西轰送暖入屠苏 (微博)


海报by  赖大喵喵大人 (微博)




















宁致远打了个饱嗝,拍拍吃得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站起来往外走,期间瞪了在一旁胆战心惊地拿着饮料不敢坐下的一年级新生。他推开门的时候,对面刚要推门的高个子男生恰好抬起头来,电光火石一对眼,宁致远吓得心里咯噔一跳。


昨天他去找一年级的学妹玩,碰上在一年级称霸的两个学弟竟然试图挑衅他的权威,宁致远撸起袖子就把人揍了一顿。结果刚把两个鼻青脸肿的学弟打发走,就有一个胸口戴着绿色徽章的人走过来——刚好被新上任的风纪委员逮个正着。


风纪委员面无表情地看宁致远一眼,随即就低下头对着笔记本,“你是哪个年级的?”


宁致远满不在乎地吸吸鼻子,昂着头傲慢地问,“你是哪个年级的?我怎么没见过你?”


风纪委员慢慢抬起头来看宁致远,宁致远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风纪委员又问,“你哪个年级的?”


宁致远冷笑一声,“你猜呀。”说完转身大摇大摆地就要走开,却被一把拉住胳膊,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胳膊就被紧捏着别在身后,人被压在了墙上,宁致远气得满脸通红,挣扎几下,谁知道压在他身上的人力气着实了得,竟然分文不动,只是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耳边,“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风纪委员的声音还是稳稳的。


而宁致远被压得难受,胳膊也像脱臼了一样疼,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滚蛋!滚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这样对我!!放开手!”


背后的那个人竟然把一只手伸进了他衣服里开始四处摸索,宁致远吓得一个哆嗦,该不会是碰到变态了吧?!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张开嘴哇哇大哭起来。


这下子倒像是把那个风纪委员吓了一跳,赶紧从宁致远身上退开。宁致远回过头来,隐约瞥见风纪委员手上拿了个蓝色的东西,也不敢再细看,拔腿就跑。


那人到底也没追上来,宁致远却也不敢回头,一溜烟跑到了校长办公室。


本来以为能和亲爹好好诉一番苦,谁知到最后却被宁昊天点着额头骂了一顿。


“宁致远!你怎么给我到处惹祸!连风纪委员你都敢揍了?你就不怕他告到家长会?”


宁致远不甘示弱地甩着腿,“他要是告状也太没胆了吧!再说了我根本没把他怎么样!反而是他揍了我一顿!”


宁昊天吓了一跳,虽然恨铁不成钢,但好歹也是亲儿子,连忙过来看宁致远身上有没有受伤,“揍你了?受伤了没?疼不?”


宁致远有些心虚,人家其实根本没怎么动手——谈不上揍,但话都说到这里了,就委委屈屈地撸起袖子来给宁昊天看。哪知不看还好,一看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白生生的胳膊上赫然是手箍出来的两个青印子。


这下子宁致远不干了,骂骂咧咧地就要去揍那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混蛋,被宁昊天一把拉住。


“你给我消停点!不要出幺蛾子!要是让别人再把状告到我这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虽然这么说,还是捉着儿子的胳膊给呼了半天,又再三告诫宁致远不准再违反校规。


宁致远嘴上诺诺地应着,心里却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卯足了劲儿想着下次见面要把那个叫安逸尘的风纪委员胖揍一顿。


 


而现在安逸尘就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撑着门,略略垂着眼睛看他,宁致远被他盯得发毛,“你、你干嘛?!”


“你的学生证。”安逸尘把蓝皮小本子递过来,“昨天你跑的太快了,我没追上。”


风纪委员个子高挑,身材修长,剑眉星目,一双眼睛盈盈带水,嘴角天生有勾,看起来像是在笑一样。可是这种表情放到宁致远眼里,就是赤裸裸的嘲笑了。


“我跑得快是因为要上课!”宁致远梗着脖子吼,“你笑什么!”


安逸尘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大的声音。他也不想过多纠缠,只把学生证递过去,“给你。”


宁致远一把拽过来,恶狠狠地瞪安逸尘一眼,仰着头鼻孔朝天走了。


 


晚上一到家,他就看到桌子上满满的菜,甚至还有萝卜糕。宁昊天挽着袖子帮夫人把菜端出来,对着宁致远瞪眼睛,“你怎么才回来!昨晚上没告诉你今天有客人要来?”


宁致远嬉皮赖脸地凑过去,“这不是还没来嘛……老爹,你下厨了?”


宁昊天把他的手拍开,“快点去换衣服,待会儿人就要来了。”


“我根本不记得什么安家……还说和我青梅竹马……”宁致远嘟着嘴去换衣服,在脖子上拴好小领结,对着镜子好好整理一番,还眨了几下眼睛。


结果等门铃一响,他颠颠颠地跑去打开门,站在门口提着酒的人立马让他僵住了。


安逸尘头发向后梳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看起来又成熟又帅气。宁致远不由得想到自己幼稚的毛茸茸刘海和圆眼睛,圆嘴巴,就有些赌气,“你来我们家干什么?”


安逸尘看到他也是一愣,探着脑袋往里面看,“这是宁叔叔家?”


他早该想到的。宁本来就不是常见的姓氏,但是这件事情也过于巧合。他和父亲刚从国外回来,少不了要和宁家常走动,可是没想到一开始就把宁家的小少爷得罪完了,看起来对方还是记仇的性子。安逸尘不由得有些头疼。


宁致远一把架住他,不让他进去,“哎哎哎。”


安逸尘停下要往里走的脚步,安静地看着宁致远。他模模糊糊记得小时候比他小两岁的粉嘟嘟的男孩子跟在他后面,尘哥哥尘哥哥地叫他,眼睛黑漆漆的像刚出生的小动物,脸颊又白又软。他只比他大两岁,去哪儿都带着他玩,宁致远也乐意巴着他,连捉迷藏都必须揪着他衣角才行。


想不到已经这么大了。


而且长得和小时候比起来一点都没变,黑发雪肤,眼睛还是圆碌碌的,嘴也嘟嘟的样子,看着就像个瓷娃娃一样赏心悦目。


安逸尘抿抿嘴,“致远弟弟……”


他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宁致远就炸毛了,“谁是你弟弟!谁是你弟弟!你胡说!”


安逸尘不由得好笑,“致远。我是安逸尘。”


宁致远一脚踹出去踩在了棉花上,差点把腰闪了,一噘嘴,“两面三刀。”说完又觉得自己这个成语用得颇恰到好处,于是洋洋得意地仰着下巴看安逸尘。


宁昊天正好走出来,“致远,怎么不请人进来,是同学吗?”


安逸尘立马露出笑容,“宁叔叔,我是逸尘。”


宁昊天一愣,“你是秋生的……”


安逸尘点点头,“我们家出国的时候我才八岁,您看起来和记忆中半点差别都没有。”


宁昊天乐得胡子都往上翘,“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逸尘也和小时候一样懂事,哈哈哈哈哈哈,哎呀,个子都长得这么高了……”


宁致远嘴噘得更高,安逸尘笑着瞥了宁致远一眼,跟在宁昊天后面进家去了。


 


吃饭时候大家热热闹闹地围着坐了一桌,四个小辈被安排到一起坐着,相比男孩子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两个女孩子倒是融洽得很。乐颜性格文静一点,宁佩珊却有些男孩子气,她们两个年岁相当,又是刚上了高中,一边吃饭一边小声讨论哪个班的男生质量更好。


宁致远和安逸尘挨着,吃饭时候把筷子咬得嘎吱嘎吱响。大人们忙着推杯换盏顾不上理他们,安逸尘看看宁致远愤恨的表情,给他夹了一筷子肉,“致远弟弟,之前冒犯你了。”


宁致远把那块肉扔回盘子里,“我不吃肉。”


安逸尘又给他夹了一筷子鸡蛋。


宁致远把鸡蛋扔了,“我不吃鸡蛋。”


安逸尘又给他夹青菜。


“我不吃青菜。”


安逸尘没有办法了,“致远弟弟,真的对不起。”


宁致远眼珠子一转,看着安逸尘,“你真的觉得你对不起我?”


安逸尘诚恳地点头。


宁致远小小地笑一下,“那你以后叫我致远哥,我叫你逸尘老弟,我就不追究之前的事情。”
安逸尘看着他小人得志的嘴脸,艰难地张张嘴,“致……致远哥。”


宁致远咧开嘴笑了,“逸尘老弟!”


叫完赶紧从盘子里夹了一筷子放到安逸尘碗上,“来,吃肉!”


 


安逸尘国外学校转学生的名号本来就大,再加上他长相气质都颇出众,每天早上拿着小本本戴着徽章往校门口一站,比LED招牌还要管用。女孩子们一天比一天衣着整洁,仪表大方;男孩子们也在他不留情面的严厉管理下安分许多。


宁致远每天早上上课时候都要乐呵呵地和他打招呼,“逸尘老弟!”


安逸尘只好尬尴地点头。


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念高二的宁致远会比高三的安逸尘年纪还要大,有人问宁致远的时候,宁致远得意洋洋地说,“谁说年龄大才能当老大啊?我当他哥靠的是拳头!”一边说一边还把拳头捏紧挥一挥,看到周围一群人缩脖子,才满意地收起胳膊。


不过他的得意没能维持到上午第二节课,因为期中考试的成绩发下来了。果然,他的成绩单刚到了手里,就被宁昊天叫去了校长办公室。


“你丢不丢人!”宁昊天瞪着眼睛吼他。可是宁致远完全不害怕,梗着脖子叫板,“我学习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你怎么又说我!”


宁昊天被他气得倒仰,把成绩单扔到他脸上,“你看看人家逸尘!人家学习那么好,可能就要被保送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宁致远一听安逸尘的名字又出现在老爹口中,气得比宁昊天还厉害,“你就每天说安逸尘!那你把他捡回来当你儿子!破安逸尘有什么好的!他、他昨天还欺负我!”他一着急就开始信口胡说,宁昊天倒是当了真,赶紧问,“怎么欺负你了?”


宁致远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宁昊天皱着眉头,挥挥手让他出去。


 


第二天早上,宁致远路过校门口的时候,再得意洋洋地叫“逸尘老弟”,安逸尘只是冷淡地扫他一眼,就移开了眼睛。


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冷遇,三步两步跳过去拍安逸尘的肩膀。


“逸尘老弟!”


“唔。”


“早上吃饭了吗?”


“嗯。”


“吃的什么?”


“随便吃了点。”


“……那你吃过校门口那家鸡蛋灌饼吗?”


“没。”


“那你要不要吃?”


“不用了。”


对话过程中安逸尘始终死死盯着校门口,一个斜视都不给宁致远,宁致远在他旁边团团转着,他也只当没看见,腰板挺得笔直,间或在本子上记几笔。


宁致远转悠得自己也觉得烦了,就眼巴巴地看安逸尘,“安逸尘,你怎么了?”


安逸尘终于舍得看他一眼,“你不去上课?”


到最后还是没说他到底怎么了。


 


晚上放学宁昊天带着宁致远回家的时候,正好碰到安逸尘,宁昊天招呼他,“逸尘,我捎你一段。”


安逸尘走过来礼貌地打招呼,“宁叔叔,不用了。我已经和同学说好了一起回去。”说完又朝宁致远笑笑,“致远。”


父子两个目送着安逸尘走远,宁致远哼一声,“两面三刀。”


宁昊天笑眯眯地说,“他没再欺负你了吧?”


宁致远心里咯噔一声,“啊?”


“我问他为什么欺负你了。”


“什么?!那他说什么了?”


宁昊天不知道儿子为什么忽然把眼睛瞪得那么大,“他什么也没说啊,就说以前有些误会,以后不会再靠近你了。”


“老头子!男孩子打几架不是正常的吗?你怎么还去问他了!”宁致远一心虚,声音就更大,“现在他肯定要看不起我了!肯定要说我是告状精!”


其实安逸尘本来就没有欺负他,但是却硬生生地扛下了这毫无缘由的责怪而没有把他推出去,宁致远心里愧疚的很。


他性格本来就能屈能伸,别人对他好三分,他要还回去十分。再想到之前他对安逸尘的无理取闹,还有早上安逸尘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自己也觉得太过分了。


 


安逸尘早早地到了学校,宁致远已经在他平时站的地方,手里不知道捧着什么,一会儿塞进怀里,一会儿又掏出来。安逸尘慢慢走过去,“致远。”


宁致远朝他讨好地笑着,把手里的鸡蛋灌饼递过去,“逸尘老弟,来,吃早饭。”


安逸尘不接,客套地笑笑,“我已经吃过了。”


宁致远嘟囔,“我特意给你买的呢。拿在手里又怕凉了,捂在怀里又怕皮不脆了,幸亏你这么早就到了,不然我待会儿还得给你重买。”


安逸尘看他垂着眼皮嘴唇一鼓一鼓的样子,不由得心软,就接过来,打开袋子小小咬了一口。


宁致远凑过来邀功一般,“怎么样?好吃吧?你要是喜欢我天天都给你买!”


安逸尘一扭头就看到男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和脸颊上小小旋涡,还有带着些弧度的嘴唇,轻轻点一下头,“好吃。”


宁致远如释重负地笑了,“那我以后天天给你买。”


安逸尘摇摇头,“不用了。反正我们也不熟。你不要来找我就好了,免得别人误会我在欺负你。”


宁致远的笑僵在脸上,眉毛一点点垂下来,“逸尘老弟……”


安逸尘静静地看着他,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似乎他真的对这件事情毫不在意。


宁致远咬咬牙,小猫叫一般,“尘哥哥……”


安逸尘心里一动,却没答应。宁致远小声说,“你别生我气了,我不是故意和我爸那么说的。”


安逸尘顿了半晌,叹一口气,“分明是你欺负我,挨骂的还老是我。”


宁致远一看他不生气了,立马蹬鼻子上脸,理直气壮起来,“你怎么没欺负过我!你第一次见我就把我的手腕捏青了!”他一边说一边把袖子捋起来,用两节雪白的手腕在安逸尘脸前头晃,“疼了好几天呢!你看,你看,还有印子呢!”


其实过了这么长时间,早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安逸尘捉住他的手腕,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我也没想用那么大的力气。”


宁致远把手腕塞在他手里,“哼,疼了好几天呢。”


安逸尘憋着笑,“那我中午请你吃饭吧,就当是赔罪。”


 


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渐渐熟稔起来。宁致远每天放学都要等安逸尘一起。高三比他们多一个晚自习,他就在教室里把作业都写完,直到安逸尘过来找他。


可是这天一直多出了半个小时,安逸尘都没有过来,宁致远左等右等等不来他,把书包收拾好,去高三的教学楼里找他去了。


大部分教室灯都灭了,宁致远找到安逸尘的班级,教室里只有两个人。安逸尘和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孩子并排坐着,两个人头挤头不知道在说什么。


宁致远大叫一声,“安逸尘!”


安逸尘和女孩同时仰起头来,宁致远这才认出那是日本来的转学生,小雅惠子,听说之前和安逸尘在一个学校。


宁致远不由自主地噘嘴,“你怎么还不去找我?”


安逸尘抬手看表,轻轻“呀”了一声,“都这个点了,我和惠子讨论试题太入神了。致远,等久了吧?”


说着就把书本都收起来,又转头对小雅惠子咕噜咕噜地说了几句日语,宁致远走过去,强调,“我都快饿死了。”


安逸尘赶紧安抚他,“好,我一会儿带你去吃馄饨。”


“这是你弟弟?”小雅惠子中文出奇地好,尽管说话慢,但是咬字清晰,语调准确,“长得好可爱。”


宁致远挺起胸脯,“我是安逸尘的朋友。”他看了安逸尘一眼,强调,“最好的朋友。”说完忐忑地等着,见安逸尘没有反驳,就更加洋洋得意起来。


安逸尘笑着搂一搂宁致远的肩膀,“惠子,我们送你回家吧。”


小雅惠子抿嘴一笑,“不用了,我们家的车已经在校门口等我了。”


安逸尘点一点头,也不坚持,把宁致远的书包接过来,“那我们走吧。”


他们走到回家路上的那个馄饨摊子,让老板给下了两碗馄饨,宁致远眼巴巴地等着安逸尘把馄饨端过来,心满意足地塞进嘴里一个,“都怪你……”


安逸尘已经被他埋怨了一路,好脾气地说,“是,是。我下次肯定不敢了。”说着又把自己碗里的馄饨拨给宁致远几个。


宁致远又瞪他,“我能吃得了那么多吗?你比我还多上一节课呢。”又给安逸尘拨回去。


两个人拨来拨去地老板都看不下去,给他们用小碗加了一碗,他们才齐声道谢,埋头苦吃起来。


 


又过了几天,安逸尘找到宁致远,“致远,这几天你先自己回家吧,惠子刚来,有些事情不是很懂,让我教一教她。我们同学一场——”


宁致远在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咬住了嘴唇,越听脸色越难看,听到后面,抬起脚来一脚踹在了安逸尘小腿上,安逸尘疼得弯下腰,还没缓过气,就又被宁致远踹了一脚。


宁致远踹完,反倒是比安逸尘还要生气的样子,“谁稀罕和你一起回家!”


说完气鼓鼓地走了。


安逸尘一头雾水,不知道宁致远为什么这么生气,于是到高一去找宁佩珊,宁佩珊和他哥哥一样鼓着脸,“逸尘哥哥要是忙就不用管我哥哥了。反正他也早就不想和你一起回家了。”


“为什么?”安逸尘皱起眉头。


宁佩珊慢慢地说,“你想吧,你又不是好看女孩子,又老欺负他,他为什么还跟着你!”


“我没欺负他。”


“他说你欺负了,那你就是欺负了!”宁佩珊梗着脖子瞪安逸尘。


“我真的没欺负他……”安逸尘还试图讲道理,结果又被宁佩珊在小腿上狠狠踹了一脚。


晚上他洗完澡出来,被安乐颜皱着眉问,“哥,你腿上怎么那么大的淤青?”


安逸尘摇摇头,“没什么。”完了又拉住妹妹,“你知道致远和佩珊为什么生我气吗?”


安乐颜一头雾水地,“昨天宁致远放学不是还在等你吗?怎么忽然生气了?”


安逸尘皱着眉,却想不出原因来。


 


安逸尘特意买了宁致远喜欢的鸡蛋灌饼,在校门口等着。哪知道上课铃都响了,宁致远也没出现。下了第一节课,安逸尘到宁致远的班里去找他,被告知小霸王根本没来上课。


安逸尘跑到校长办公室去找宁昊天,宁昊天唉声叹气地说,“也不知道这小祖宗怎么了,昨天晚上就发起烧来,一直哭,问他也不说怎么了。”


原来是心情不好,怪不得昨天安逸尘和他说那个的时候反应那么大。


中午放学安逸尘又去宁家找宁致远,平时总是精力十足的小霸王病恹恹的,脸色潮红,垂着眼睛不看安逸尘。


“致远,你好些了吗?”


宁致远靠着床头坐着,不搭理他。


“是不是还难受呢?吃药了吗?”


宁致远瞥他一眼,小小地嗯了一声。


安逸尘伸手摸摸宁致远的额头,宁致远缩了一下,似乎要躲开,又顿住,像小猫一样睁大眼睛看他。


安逸尘被他看的心里又湿又软,捏住他的脸颊揪一下,“赶紧好起来。我带你去吃馄饨。”


宁致远摇摇头,“我不喜欢吃馄饨了。”


安逸尘皱眉,柔声哄劝道,“那你喜欢吃什么,我都带你去,好吗?”


宁致远又摇头,“不用了。”


安逸尘这才后知后觉地知道小霸王是生他的气,坐在床边朝宁致远凑过去,“怎么了,致远?”


哪知道宁致远猛地一翻身,滑进被子里,用被子闷住头,“我要睡觉了。”


安逸尘没有办法,只好隔着被子拍一拍他的背,“那你好好休息,我回学校了。”


宁致远不理他。


安逸尘已经走到客厅,心里堵的慌,反身上楼回到宁致远的卧室。他在卧室门口,却看到宁致远赤脚站在窗台边,手里揪着窗帘,呆呆地看窗外。


安逸尘柔声叫,“致远……”


宁致远回过头来,神情有些呆滞,安逸尘眼尖地看到他脸颊有些湿润,眼睛也雾蒙蒙的,不由得揪心,走过去拉宁致远的手,“致远,到底怎么了?”


宁致远触电一般缩回手,匆匆抹把脸颊,“你怎么回来了。”


安逸尘绕着他转,“怎么哭了?”


他见惯宁致远死皮赖脸的样子,就算哭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地造势,心疼地去摸他眼睛,“别哭了。怎么了?”


宁致远这次倒是没躲,小声说,“安逸尘,我是你的朋友吗?”


安逸尘一愣,声音放得更柔,“当然是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安逸尘郑重地点头,“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朋友。”


宁致远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容,“那就好了。”说完推安逸尘一把,“你快回学校吧,我明天就好了。”


 


第二天宁致远果然就去了学校,可是安逸尘看见他还是精神不好。一个人可能一夜之间变瘦吗?安逸尘忽然觉得他下巴太尖了,胳膊腿又都太细。整个人看起来弱不禁风,让人心疼得不行。


他在值日的位子上站着,等宁致远走过来,哪知道宁致远只是恹恹地看他一眼,就走了。


安逸尘大惊失色,就近拖住一个熟人,匆匆让他代班,自己就去追宁致远了。


“致远!致远,你怎么了?”


“没有啊……”


“是不是还在生病?”


“已经退烧了。”


“那怎么脸色还是这么差?”


“……”


“致远?”


宁致远还是恹恹地,“我没事。”


可是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真的没事,你快去上课吧。”


宁致远说完,也不看他,埋着头匆匆走了。


 


晚上安逸尘下了自习,惠子已经抱着题在等他。安逸尘和惠子一起下楼,出校门时候路过高二的教学楼,往上望了一眼。


整栋楼都是黑郁郁的,没有一盏灯亮着。


惠子笑笑,“逸尘君,怎么了?”


安逸尘摇头,“没什么。”


惠子又笑,“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的好朋友来找你了?”


安逸尘皱眉看她一眼,“他生病了,肯定是要早点回家的。”


“他长得可真好看。”


“……”


“人也蛮可爱的。”


“……”


“我觉得如果找男朋友……”


“你可别打他主意。”安逸尘沉声说,“他脾气坏着呢。又喜欢欺负人,年龄也太小了。从小被家里惯坏,受不得一点委屈。吃东西嘴又挑,不是好伺候的人。”


惠子掩着嘴轻笑几声,“逸尘君,你这么说你的朋友不大好吧?”


安逸尘皱眉,“总之你别招惹他。他看起来咋咋呼呼的,其实单纯的很,性子又犟,是个死心眼的人。”


“这样最好。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好像也是逸尘君口中死心眼的人。”


安逸尘压住心里怒气,“小雅君,我先走了。”


“今天不学习了吗?”小雅惠子无辜地看他,“还有个问题没有想明白,还要向逸尘君讨教。”


安逸尘冷淡地微微点头,“我还有点事,今天就到这里吧。”


 


宁致远在躲他,安逸尘心知肚明。


不光早上看到他不再打招呼了,有时候安逸尘找他一起吃中饭也会被他支支吾吾地推辞掉。两个人本来就不在一个年级,要躲起来连见面机会都少得可怜。


这天安逸尘班的体育课被调换了一下,正好撞到宁致远他们的体育课。他在排球场上远远地看宁致远那边,高二的班级一解散,宁致远就抱着个足球趾高气扬地往足球场上走。那里已经有几个高一的男孩子在踢足球了。


安逸尘把手里的排球一扔,“帮我向老师请假。”


还不等同学反应过来,安逸尘已经不见人影了。


他赶到的时候宁致远正骑在学弟身上,拳头挥得呼呼响。被他压在身子底下的安逸尘也认识,是个叫文世轩的学弟,此刻也涨红了脸抓着草皮往宁致远脸上扔。


宁致远一边揍人,一边还大叫,“你还敢不敢了?你还敢不敢了?”


安逸尘气得要死,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一把把宁致远从人家身上抱下来,“你干什么!”


宁致远还往前扑着要揍人,跟见了仇家一样。


文世轩从地上爬起来,眼圈都青了一大块,“我就写!要你管!”


宁致远眼睛瞪得更圆,挣开安逸尘就扑上去,“我揍死你!!”


一片混乱中老师也赶来了,把在场的人叫到办公室分别训斥一顿。大家都乖乖低着头,唯有宁致远下巴高昂,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也被揍了几拳,雪白的皮肤上红印子触目惊心,安逸尘看着就觉得火冒三丈。等老师一把他们赶走就过去揪住宁致远的后领子。


“你为什么欺负学弟?”


宁致远睁圆眼睛看他,一副被吓坏的小兔子的样子。愣了一会儿把眉毛一横,“你是谁!谁要你管!”


“你不知道我是谁?”安逸尘眉毛都快挑进头发里了,“我还没问呢。你干嘛躲着我?”


宁致远不知道安逸尘心里的火气已经压不住,还不怕死地去打安逸尘胳膊,“你放开我!”


安逸尘被他毫不留情地拍了几下,火气烧得更旺,一只胳膊夹住宁致远把人拖走了。


宁致远挣扎得也厉害,奈何比不过安逸尘的力气,只要嘴上逞强,“你放开我!我要告诉老师了!我要告诉我爸!你放开!安逸尘!你混蛋!”


安逸尘也没把他拖了多远,路过体育器材室的时候把人一把搡进去,反手锁门,“过来。”


宁致远扑到门口,却被安逸尘捉住。安逸尘举着他坐在椅子里,胳膊一用力把宁致远按在膝盖上,揪开裤子就在光溜溜的屁股蛋上揍了一巴掌,“让你欺负人!”


宁致远被他用力的一巴掌揍懵了,还愣愣地趴在他膝盖上不动。安逸尘不揍还好,一揍就更觉得生气,连着啪啪啪就是好几下。他是真的用上了力气,每一下都在宁致远白生生的屁股上留下红手印子,看着就吓人。


宁致远这才反应过来,气得脸都红了,死命挣扎,“安逸尘!你混蛋!你放开我!”


安逸尘手起掌落,啪啪啪地打他屁股,“还不认识我,还躲着我,你凭什么?!”


宁致远被打得屁股好像火烧一样,心里又气又羞又委屈,一眨眼,泪珠子就忍不住坠下来,这么一开哭,就不可收拾了。开始还是咬着牙不出声只落泪,可是安逸尘打得越来越重,他的屁股都要疼死了,也就哇哇大哭起来。


安逸尘怎么可以打他呢?他对安逸尘那么好,又那么喜欢安逸尘。他竟然喜欢上男孩子,宁致远也是又惊又怕,直接不敢见安逸尘了,生怕安逸尘看出端倪,觉得他恶心。可是安逸尘不仅不喜欢他,还打他屁股。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尽管他老躲着安逸尘,其实想见他想的要疯了,每天缠着爸爸邀请安叔叔一家来做客。


可是安逸尘竟然打他屁股。


连老头子都没打过他。谁也没打过他。


可是他那么喜欢的安逸尘竟然打他屁股。


他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委屈,软绵绵地趴在安逸尘膝盖上,压抑不住大哭起来。


安逸尘还生着气,宁致远哭声那么大反而把他吓了一跳。赶紧停手,仔细看自己下手的地方。


宁致远的皮肤白,屁股也白得耀眼,可是腚蛋子上却没几两肉,扁扁的,现在从屁股尖到腿根都是红生生的一大片,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安逸尘马上就后悔了,觉得自己下手太重,轻轻地摸了几下,触手的地方光滑火热,饶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忍不住吞一下口水。


他揉了两下,给宁致远穿好裤子,又把人翻过来,抱在腿上,“打疼了吗?”


宁致远不理他,哭得更伤心了。


安逸尘这才慌了,手忙脚乱地给宁致远擦泪,“致远,致远,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哭了,我让你打回来,我让你打回来好吗?你想打几下就打几下,想打多重就打多重,好吗?”


宁致远哭淋淋地控诉,“你、你打我!”


安逸尘赶紧揉他屁股,“致远,我错了。我不该打你。”


宁致远继续哭,“你凶我、你、你不理我、你还打我屁股!”


安逸尘对他这番黑白颠倒的控诉哭笑不得,只能抱着他摇晃,“我错了,我不该凶你,不该不理你,也不该打你屁股。”


宁致远哭着说,“我根本不是你的好朋友,你、你和那个日本妞比和我好、你还、你还打我屁股!”


安逸尘哄他的同时还不忘自己的小心思,“我和你最好。我们都不要理那个日本妞。我不理她,你也不准理她。”


宁致远这才揪住他衣服,抽抽搭搭地,伤心地问他,“你、你打我屁股……你为什么打、打我?”


安逸尘把他抱得紧一点,“你为什么欺负高一的学弟?”


宁致远赶紧摇头,“我没欺负他!他给佩珊写情书!他早恋!”


安逸尘一愣,这才知道小霸王是因为这个才揍人,放轻声音,“那你也不该打人。”


宁致远又抽搭起来,“你、你欺负我……你帮着别人……你、你……”说着说着又伤心得不行,噼里啪啦地掉眼泪,放开嗓子哭起来。


安逸尘赶紧给他擦泪,“我没有帮着别人啊,我只帮你。他给佩珊写情书,你该告诉我,我会帮你处理的啊,你去揍人,不是要被老师骂吗?”


宁致远慢慢止住哭声,“你……你真的会帮我?”


安逸尘轻声说,“当然啦。”


“什么都帮?”


“什么都帮。”


“为什么帮我?”


安逸尘在他鼻子上揪一下,“上辈子欠你的。”


宁致远呆呆地想了一会儿,这才高兴起来。搂住安逸尘脖子,委屈道,“屁股疼。”


安逸尘隔着裤子给他揉一揉,“还疼吗?”


宁致远赶紧点头,白皮肤和黑漆漆的眼睛像小奶狗一样,看得安逸尘心里发痒,凑过去在宁致远脸上亲一下。


宁致远大惊失色,差点从安逸尘膝盖上翻下去,“你、你干嘛亲我!”


安逸尘看着他,“你不喜欢我亲你吗?”


宁致远一下子从耳朵尖红到脖子根,他觉得自己简直傻透了。他喜欢安逸尘,早就该说出来的。扭扭捏捏,躲躲藏藏,一点也不像男子汉。


他红着脸点点头,凑过去在安逸尘脸上也亲了一下。


安逸尘亲完他其实心里也没底,如同绷着一根弦一般,生怕宁致远一把推开他骂他变态,可是宁致远这么一亲他,他心里那根弦还是叭地一声崩断了,抱住宁致远脸就在嘴上来了个带响的。


宁致远也不甘示弱地亲回去,两个人啾啾啾地亲了半天,宁致远渐渐神气活现起来,“那你和那个小雅惠子真的没什么?”


安逸尘失笑,“我怎么可能和她有什么!”说完还觉得不放心,骗宁致远道,“但是她蛮喜欢我的。你不要理她,见了她要狠狠瞪她,让她害怕你,她就不敢和我说话了。”


宁致远赶紧点头。


安逸尘问他,“屁股还疼吗?”


宁致远一扁嘴,委屈地盯着安逸尘点头,“你以后不准打我。”


“嗯。我再也不会打你了。”


“不能打我屁股。”


“嗯。”


“不准欺负我。”


“我让你欺负我。”


“要对我特别好,要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


“嗯。”


宁致远想一想,“还有男朋友。”


安逸尘笑了,“好。”


宁致远皱着眉毛,又想了半天,“也不准和小雅惠子那么好。”


“好。我只和你好。”


宁致远再也想不到别的,就心满意足地从安逸尘膝盖上下来,两个人一起往外面走。


“中午想吃什么?”


“馄饨!”


“不是不喜欢吃了吗?”


“我又喜欢了不行吗?你笑什么!你不准笑!你为什么笑!你又欺负我!”


“好好好,我不笑。可是中午学校食堂不卖馄饨。”


“……那就晚上去吃。”


“好。”


“我等你放学。”


“好。”


“我以后每天都等你放学。”


“……好。”


 


 














END


 


 












“安逸尘,你为什么喜欢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可能是我上辈子对你太差了,这辈子一定要统统还回来的吧?”


“那我为什么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


“嗯、嗯…那…那可能是我上辈子太喜欢你了。喜欢的那么多,一辈子都用不完,所以只好拖到这辈子了。”


“……致远。”


“嗯?”


“那我也要喜欢你很多。一直用不完,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用不完。”


“好!”












真END









评论
热度 ( 85 )
  1. 陶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 小王子陶洞 转载了此文字
  3. 逍遥小王爷陶洞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收藏。转载收藏。转载收藏。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