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 /瀚博/ABO向

宁杏久:


这大概是一个超级狗血的脑洞
 杨不悔梗
abo向
 并不是真的杨不悔啊喂
 我们大何总是小老板的未婚夫,然后小老板和大佬跑了生了一只狮子狗,狮子狗可萌了,一口一个何叔叔。
 就是来洒狗血的,轻喷……


试阅


chapter 1


1.
 左博小时候一直以为大家都是来自外太空,呱呱坠地之前,所有人都只是飘在空中的小种子,等着被某人领走,直到有一天,爸爸妈妈把自己领回家。


所以一直感恩的不得了,总是搂着项允超的脖子亲个不停,说,还好妈妈你没偷懒把我捡回来了,还给我找个了威风又帅气的爸爸。
 陈霆却笑到不行,小屁孩,你是捡来的怎么就认定了阿超是妈妈?
 项允超十分温柔地给了陈霆一记眼刀。


2.
 何叔叔,昨天妈妈给我讲故事,有只兔子在小博修剪的花园里迷了路,他说要在冬节到来以前,去南方买一些萝卜。
 何瀚家的客厅,左博坐在沙发上和何瀚之间的距离可以摆下一副网球拍那么远。
 嗯。何瀚点点头,继续翻阅报纸。
 何叔叔的爸爸妈妈一定挑了很久的种子,左博打量着何瀚。
 小孩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些什么天马行空的怪想法?何瀚想,并不想搭理身边的左博。
 明显被冷落,左博低头抠了抠皮质的沙发又赶紧收手,庆幸何瀚没发现他的这个举动后又兀自找话题,何叔叔,上周我新读了一本书,是小慕哥哥送我的。
 成功的让何瀚不再只是一个音节或是一个点头。
 何瀚皱眉,你叫他小慕哥哥?
 所谓的“小慕哥哥”自然是何瀚的弟弟何慕。
 左博握了拳睁大眼睛有些义愤填膺,小慕哥哥说,不这么叫就不让我来玩。
 那就别来了,这里没小孩陪你玩。何瀚又不太在意这个了,一条长腿架上另一条换了个姿势又继续看手里的财经日报。
 左博手又闲不住揪起了自己上衣的衣角,脑袋垂的低低的,额前的碎发微不可察地晃了晃,很久才笑着对何瀚说,何叔叔,我下次再来玩,何叔叔再见!
 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就小跑着离开了大厅。
 何家和项家是世交。
 左博来何家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


3.
 吃过晚饭后项允超在书房处理公务,陈霆还没回来,左博站在书房门口发呆。
 小博,司机说你放学没回家,你去哪了?项允超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眼睛却没离开电脑屏幕。
 左博气鼓鼓地跑到项允超身边,捧着人脸强行转向自己,妈妈,你没礼貌,讲话的时候要看着别人的。
 项允超好笑地看了左博一眼,停下握鼠标的手揉了揉儿子松松软软的头发,说的郑重其事,怎么了?谁让我家小博不开心了?让爸爸给你出气。
 左博觉得没劲,就着姿势亲了亲项允超的脸颊,妈妈晚安。
 踩着软绵绵的步子就回房了。
 没过几分钟就折回来巴在门框上探着脑袋往里问项允超,妈妈,我什么时候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领一个宝宝?
 项允超刚刚入口的咖啡全喂了电脑。
 然后伸手扯了纸巾擦擦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儿子。
 他的宝贝儿子才10岁。


4.


左博走后,何瀚把报纸往茶几上随意一扔,就出了大厅到花园里喘气。


他还是发现了,左博和项允超越来越像了。


柔软细腻的轮廓,笑起来会勾起的猫弧。


一样天然细软偏黄的发色,即使如今项允超总是让理发师将这份稚嫩掩盖。


这些都是何瀚喜欢而项允超不常显露的,在左博身上已经初现端倪。


这些如今在何瀚看来只是会轻易挑起自己心中复杂的情绪而失了风度。


何慕这会儿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何瀚独自一人站着愣神,走过来拍了何瀚的左肩又绕到右边,然而他的哥哥并没有转身,眼睛仍盯着面前一簇小花丛,却是回了神的,抬了眼皮,说,什么时候能沉稳一点?


哥,活着就是要放轻松啊,这么一板一眼的多没劲啊。


何慕觉得他哥哥很无趣,干脆蹲在他脚边。


对了,那只狮子狗今天来我们家了吗?


何瀚眉心一收抬脚进屋去,不要叫他狮子狗,何家的教养呢。


何慕又跟着进屋去,脱了外套放管家手里,哥,今天姿奇学姐不是约了你,你没去?


嗯。


为什么不去?


为什么要去。


你以前不都会意思意思的吗?


今天不想。


 


5.


于是第二天的晚饭后,父子俩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谈话。


小鬼,你有看得上的女孩子了?立马就被一盒纸巾正中脑门,陈霆朝着始作俑者抱怨,阿超,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好好讲!讲不好我来。项允超说着送去一个诚意满满的白眼,转身进了洗手间。


左博没听太明白只是睁着大眼睛滴溜滴溜直打转。


这么说吧,小鬼,你还小,对很多人啊事啊多少会喜欢一些,但是你要分清楚,那样的喜欢有没有爸爸对妈妈那样的喜欢……陈霆尽可能简单的解释。


没有的话不可以去领宝宝?左博歪着脑袋询问。


陈霆不知道是说儿子聪明还是傻,反正目的是达到了,点点头,是,你不能总缠着人家的。


不能有喜欢一起玩的女孩子就去让人家去领宝宝啊。陈霆想。


左博鼓着腮帮子作沉思状。


洗手间突然一声闷响。


怎么了阿超?


陈霆赶过去的时候只看见项允超扶着水池脸色不太好。


陈霆的靠近让他更不好了。


看着一旁的左博,项允超本就潮红的脸又染上了一层,不太明朗的眼神里有点责怪陈霆没有眼力见。


怎么了,还能怎么?


项允超这是发情期提前了。


 


6.


没有悬念的,陈霆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


项允超则是个Omega。


当然,毫无性别概念的左博不懂这些。


连辨别谁是爸爸妈妈都是靠感觉,所幸感觉得方向没错。


项允超搂着陈霆的脖子窝怀里被抱进了房间。


这样的情况左博不是第一次见了,只是这一次,微微感受到有哪里不一样,有些气息微若游丝。


陈霆的信息素从门缝渐渐扩散,夹杂着来自项允超的甜腻的香气。


却不知左博感受到的是哪一个。


总之是让人不安的存在。


左博索性把自己关进屋子里。


 


 


7.


 


陈霆亲吻着项允超耳后的腺体以示安抚。


哼哼唧唧索要的同时项允超还不忘担心儿子。


你们……说的怎么样了?嗯……


感受着陈霆的亲吻,舒服的眯着眼,轻轻咬着下唇紧紧搂着人。


别担心,我们儿子像你,聪明,长的也像你。


说着轻笑了一声,手上熟练地打开一切让项允超快乐的开关。


我可不想他像我一样刚成年……啊……


陈霆轻易地进入了做好一切准备接纳他的地方,惹得项允超颤颤巍巍才把话讲全。


就被人拐跑了。


伴随着黏腻的喘息,陈霆进入Omega最深最敏感的地方,被温暖的腔壁包裹后开始动作,项允超再也没有多余的理智想其他。


才听见陈霆气息稍乱地说,那也是你愿意的……


 


8.


在房间里的床上,左博抱着何慕上周送他的那本书,书里面的主角,竭尽全力帮助他遇见的每一个人,为的只是找回自己的名字。


找回自己。


左博觉得,这大概是认清自己的意思,不能总想着自己开心而麻烦别人。


左博决定,不去烦他的何叔叔了。


虽然他不想。


事实证明,小孩的话都像闹着玩儿似得。


第二天一早,小博小朋友在陈霆列出的奶奶家、外公家、舅舅家三个选择暂时托付的地方里选择了何瀚家。


小朋友就是任性。


谁让小朋友的父母理亏没空照顾他。


 


 


 


 


 


 


 


 


 


 


TBC.


算是养成?不不不,小朋友很快就长大了。


没人看的话就坑这里开别的……


嗯。

评论
热度 ( 373 )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