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苏】大表哥

完结了。( ˘ ³˘)♡

踏遍山河 执守天墉 之 越苏:

苏凯文 X 苏星宇


短信声响起时,苏凯文正收拾教案准备下课。学生拎着书包从讲台前穿过,偷瞥了眼他手机的解锁桌面,简简单单的一张风景画,结满了枣子的一颗枣树。


苏凯文一边解锁,一边夹着书往教室外走。正是吃饭的点,楼梯口挤满了学生。苏凯文停下,趴在走廊阳台处回短信。


“刚下课,来不及回家做饭。想吃什么买好菜,晚上回去做。”


发完短信他没走,隔了几分钟对方的短信才回过来。


“你买菜。”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苏凯文脑中却开始想象他冷着脸回短信的样子。他叹口气,从小性子就不好,这么大了仍对他使性子,也怪不得小表姑埋怨自己太纵容他。


苏凯文没回短信,手指对着手机屏幕划了许久,点开了微信。


他问,你想吃什么,炖排骨?


他盯着手机,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很快对方的回复便来了。点开一听,平铺直叙的说了几个菜名,都是苏凯文拿手的几道。


他回复好,问他晚上几点收工,要不要在家睡,发送的时候晚走的女学生俏皮的从身后拍他肩膀,一声甜腻的苏老师便被录了进去。对方没再回复,苏凯文收起手机和学生走走谈谈的下楼。


他下午还有两节课,简单的在食堂吃了午饭便回到办公室午休。苏星宇一直没回信息,苏凯文摸不准他晚上几点到家,也猜不透他要不要留宿,便又问他是不是在开工,要不改天再过来,都在同一个城市,也不一定非要今天见。最后还不忘叮嘱一句,按时吃饭不许挑食。


这次对方的回复很快,说马上开工,晚上九点回去,明天不用开工。


苏凯文没用语音,回了个嗯字,知道他今晚是要在家休息了,便没再问。


下午课一结束,他便骑车去了超市,按苏星宇的要求买好了食材。两根排骨,两根玉米,一斤虾,一把蒜苗,一把青菜,再加一些调料品。他又去零食区逛了逛,挑了些他爱吃的,一起去结账。


他这买了不少,车篮子里装满了,车把手上还挂了一袋子零食,骑车进小区时被遛弯的老大爷们笑,让他少吃点零食。


他笑了笑,也想晚上见到那人时,也训他几句,让他少吃点零食。


可他都多少年没训过他了,再说了,他现在更不服管,哪还听他训。小时候虽然皮,挨他训挨他打,却也粘他,成天跟在他身后大表哥长大表哥短的,现在见到他却是一本正经的大明星做派,看着他时就像是看陌生人,眼睛里一点感情也没有。苏凯文有时想,在苏星宇眼里,他这个一表三千里老喜欢管教他的远房表哥,怕是连他的粉丝都不如。若不是姑妈让他们兄弟两互相照应,两人现在怕是不走动了吧。


时间还早,苏凯文便将菜放到冰箱里,打开电视看了会。随手一打台便看到了苏星宇,那人戴着墨镜推着行李箱正走出机场,周围接机的粉丝把他围在中间,显得他人小小的一点。外人看来,他这气场十足,苏凯文看来却觉得他这样有点小可怜。这么多人围着他,他心里怕是早火了,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忍的很辛苦。


虽说自从苏星宇不顾家人反对,一心踏入演艺圈后,两人的感情莫名淡了,但总归是一道长大的,他对苏星宇也算是了解。这孩子从小要强又自负,对于他人并不在意,任性惯了的,脾气自是有点爆,索性家教良好,该有的风度还是有的。


新闻又在报道他的新恋情,女主角已从当红女艺人变成他的美女经纪人。苏凯文对这些一向是不关心的,他能关心的只是他来这边时想吃些什么。


苏凯文与苏星宇是远房表亲,苏星宇的外婆只有他妈妈一个女儿,生的小儿子便随母姓,每年会回几次老家过段日子。有一年苏凯文的父母带着他一道回老家便遇到了搬着小板凳坐在枣树下嘴馋等枣熟的苏星宇。他们老家在深山中,果树奇多,以枣子最为有名,苏妈妈每年都以吃枣为缘由哄他上山。


苏凯文比他大四岁,在他还在掉牙的时候已经是孩子王了,带着山里的孩子满山跑。苏星宇丢了小板凳跟在他们身后追,跌跌撞撞的一身灰。苏凯文领着小花脸的苏星宇回家时免不了要挨一次训,苏妈妈满山腰找孩子快要发疯,见到人一把搂住便哭。苏凯文吓得半天没回神,又挨了一顿打。


再后来,苏凯文便开口叫了表姑妈,苏星宇用说话跑风的嘴叫了声大表哥。后来,苏凯文才知道,他们那小山村全姓苏,却并不是真正的亲戚,那时候苏星宇已叫了他三年的大表哥。


他们一年见面的机会不多,感情却是好的很。每年假期见面总恨不得时时粘在一起,摇枣树砸枣子,拿着玩具枪漫山遍野的跑,搂在一块滚下山,傻笑个不停。


也不过一年的时间,再见苏凯文便成了小大人,不再和苏星宇胡闹,而是事事让着他。大人们都夸他长大了,懂事了,苏星宇却是闷闷不乐,将手里的玩具枪全塞给他,苏凯文却不要,还对他笑。


苏星宇不懂,以为这人不要他了,更粘着他。苏凯文对带着孩子满山跑不再感兴趣,他开始看各类书本复习。苏星宇听外婆说,凯文快初三了,要准备中考了,以后假期怕是不来山里了。


苏星宇躲在家里几天没出门,苏凯文也没来找他。等到人走了,他才偷偷从门缝里瞧了几眼。


苏星宇记性好,特别记仇,为这事来年苏凯文再来时,没有理他。倒是苏凯文,给他买了不少礼物,全是各种小玩具,这才把人哄好了。


一晃眼,苏凯文毕业工作了,苏星宇也成了当红偶像,他们两好像越走越远了。


苏凯文关了电视,回房睡了一觉。闹钟七点准时响,苏凯文起床从冰箱里拿出菜清洗,首先开始炖排骨。先给排骨加热出水后,再加调料开始炖,厨房已经闻到香味。苏凯文看了眼时间八点钟,给苏星宇发了语音,问他九点能准时到么,得到肯定回答后这才淘米煮饭。


苏凯文做好饭菜后八点四十,他洗好手去次卧给苏星宇换了一套全新的被单与棉被,仔细给他铺了床,擦干净床头两人的合照,这才出来。


这房子是苏凯文爸妈付的首付,苏凯文每月付的贷款,专门为他在这工作买的。以苏星宇如今的本事,在市里买套房子不成问题。但苏星宇一直没买,而是住在公司租的房里。其实大多数时间,苏星宇住的是剧组,睡的是休息椅。偶尔不用开工的时候,他住的是苏凯文家。自从上次娱记报道他在女明星家里留宿,两人恋情确定后,苏星宇便住进了苏凯文家。这段感情便以苏星宇的不回应而慢慢的淡了。


苏凯文照顾他惯了,如今他避祸避到家里,他也没有异议。对于他的感情问题,作为兄长,苏凯文起初想要插手,却见他一副不关你事的冷淡样也就作罢。


钥匙转动门锁声传来,苏凯文正将饭菜端到桌上。苏星宇打着哈欠在玄关换鞋,苏凯文提醒他去洗手准备吃饭。苏星宇嗯了声也不看他直接去洗手。


这顿饭吃的很慢,苏凯文给他夹了个虾,问:“咸么?”


苏星宇摇头:“不咸。”


他把碗往前一凑,苏凯文愣了愣,见他卸了妆的眼下乌青,有些心疼,又给他夹了几只。


“都给你做的,多吃点。对了,前几天小表姑说让你抽空给她打个电话。”


“嗯。”


苏凯文顿了顿,道:“她好像看到你的绯闻了,向我打听来着。你别看我,我能说什么,你感情的事我一向不清楚,只说让她别信电视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报道。”


苏星宇咬着筷子瞪他,一双眼睛圆溜溜的,特别的可爱。


苏凯文被他瞪的莫名,只好道:“我又唠叨了,快吃饭吧,难得回家,不该说这些扫你的兴。要喝汤么?”


苏星宇深吸口气,盛了碗汤凉着,夹了块玉米啃起来。不多会他位子前就摆了几块玉米的残骸,苏凯文便笑了笑,催促他喝汤。


苏星宇是要控制饮食的,每天吃的饭菜需要经过严密的计量,每多吃一个卡路里就意味着要多做一场健身。


在苏凯文这,没有卡路里。


苏凯文只问他喜不喜欢,想不想吃。


于他而言,苏星宇不是偶像,而是他的家人。


洗碗这事是苏星宇做,苏凯文去零食柜给他拿了些饼干与薯片放茶几上,朝厨房道:“洗完过来休息会,等下去洗澡。洗好喊我,我先去屋里备课。”


苏星宇擦干手,随意躺在沙发上,拆了薯片吃,开着电视刷微博。微博上粉丝留言@ 不断,也有一些骂他的,他看了几眼也不在意,毕竟自己眼下正当红,什么样的评价都有。


扔了手机,他去卧室拿了睡衣去洗澡。这浴室的洗发水与沐浴露是共用的,还是上次他去超市挑选的,用起来特别舒服,还有淡淡的香味。冲了澡,苏星宇觉得精神了些,套了睡衣赤脚去找苏凯文。


他这睡衣其实是件长T裇,露出一大片锁骨以及两条大长腿。苏凯文看到他时,合上书道:“你洗好了?”


他戴着和苏星宇一样的黑框眼镜,一双眼睛好看的要命,整个人年轻许多,倒像是个学生。


苏星宇有轻微的近视,在家时喜欢戴眼镜,像个大男孩。


“你很喜欢当老师?”


“是。”


“所以,你很喜欢你那些学生?”


“那是当然。”


苏星宇不说话,苏凯文顺着他湿哒哒的头发看到他的锁骨、微微起伏的胸膛、白花花的长腿以及一双未穿鞋的脚。


“你怎么又不听话,不穿鞋?”


他又把他当做弟弟一样训,苏星宇哼了声,说自己洗好去睡了,甩上了门。


苏凯文无奈摇头,闷闷的洗完澡,倒头便睡。


PS:未完 三小时一个坑

评论
热度 ( 367 )
  1. 沙之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 暖阳沙之华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