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

孔二胡:

峰峰出道七周年快乐


仓促赶完的,写的时候头脑一片混沌,今天拿出来想改改发现无从下手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小朋友未来也要好好走下去




=======================================




李易峰早晨在家大扫除,翻箱倒柜的发现了一枚戒指。


 


古朴的银色的环,不是珍稀的材质,上面顶着一个大大的“W”字。


 


这一看就是陈伟霆的风格,但奇怪的是,他不记得陈伟霆戴过这样一枚戒指。陈伟霆很少把东西乱放,而且发现戒指的盒子是个积压在橱柜最底层的杂物盒,算算日期,应该是他当年刚搬过来的时候一块随手收拾过来的。要不是今天难得有空,他已经想不起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翻到那个地方了。


 


戒指很旧,看上去有些黯淡无光。他坐在地板上,随手拿手中的湿抹布把它擦了擦。陈伟霆拎着拖把走过时,也蹲下身拉下口罩:“看什么?”


 


李易峰举给他看。


 


陈伟霆看到后,一脸“你这样不太好吧”的样子:“原来你那么久之前就偷偷暗恋我。”


 


李易峰作势拿抹布丢他,两个人闹了一会,陈伟霆也接过戒指,认真端详:“挺漂亮的。”顺手拉过李易峰的手给他戴上,捏着手又看了看:“不错。”


 


“不错你个头。”李易峰还要擦柜子,就把戒指摘了下来,又丢回他手里。擦了两下又自言自语:“怎么不记得曾经买过这样的戒指?”


 


仔细看看,还真的不是他的品味,倒是跟陈伟霆那一大盒里面的差不多。而且虽然放了很多年,搁到今天看依然不算落时。


 


陈伟霆还要拎着拖把去客厅,便随手把戒指放在了自己的裤兜里。金牛座是很仔细的星座,很少有买了不用的东西,所以这件事困扰了李易峰有一会,不过过后想想一个戒指,没准是上节目随手带回来了,也就没有再计较。


 


两人合力打扫完卫生,把家里收拾的闪闪发亮,终于不是前天刚回来时候久无人居的样子了。中午吃过饭后李易峰大概是累了,抱着笔记本上网没一会就歪床上睡着了。陈伟霆给他搭了条毛毯又把窗帘拉下来,自己穿了件外套出去买晚上要吃的菜。


 


12月的天气,中午过了一点太阳就好像被遮了光,挂在天上惨惨淡淡的。车窗外还刮着冷风,几片叶子打着卷儿的不时飞过,路上的人都包的严严实实的,步伐因为厚重的衣物显得臃肿。他依稀记得离家不远有个市场,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记忆出了什么问题,找了半天没找着,好像还开错了路。


 


陈伟霆打开车里的导航,一边看路一边接了个工作电话。两个人都是忙起来有一阵子许久未见,好不容易有几天假,却还是免不了要被提醒各种后续工作安排。挂了电话后他又盯向路面,还是没有发现印象中的那家市场。


 


不但没有熟悉的店铺,好像整条街的样子都很陌生,可他明明又不觉得自己走错了。路两边还是一片萧条肃杀的样子,一个年轻人背对着他坐在路边的栏杆上,两条长腿一晃一晃的,看起来百无聊赖。陈伟霆开过他时,对方恰好抬起头,盯着对面的橱窗看。


 


陈伟霆猛地踩了刹车。


 


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慢慢倒退一点,又仔细望过去。对方被刹车的声音吸引了下注意力,回头瞟了他一眼,又继续双手撑着栏杆发空。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卫衣,帽子堆在脖子后面,看起来又大又厚的包裹着他。一头仔细修剪过的头发却没有好好梳理,在冷风里被吹的乱七八糟,低垂着头,好像很无聊的样子,又好像心事重重,不时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盯着某处发呆。


 


陈伟霆看了一会,拔了钥匙走下车。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坐在栏杆上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岁出头,此刻也察觉到陌生男人下车走到了自己的旁边,不由抬起头来,看看周围,再看看对方,有些拘谨的问:“有事吗?”


 


他的声音像一块浸泡在牛奶里面的脆木瓜,甜度刚好,有着未熟的清新和出人意料的醇厚。陈伟霆忍不住在脑内做对比,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是亲耳听到,还是感觉不同。


 


线条亲切的五官,好像还没有完全长开,没有那样多的成熟姿态,更像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神气里带点懵懂和无畏,让他看的出了神。


 


他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


 


陈伟霆不禁再次打量周身环境,和眼前的人,方才没太注意,此刻忽然发现这条街有些陈旧。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陈旧,而是好像忽然走进了几年前的世界,不但陈旧,且寂静的有些反常。


 


好像一觉醒来,枕边的人忽然倒退了好几岁,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开错了时空,或者干脆和家里的人一起睡着了。毕竟眼前的状况不太真实,更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梦。


 


对方见陈伟霆盯着自己,看起来没完,好像有点不安了。他想从栏杆上跳下来,却被陈伟霆伸手按住肩膀制止住了。


 


陈伟霆此刻的心情也很复杂,很是茫然却又很震撼,非常困惑又觉得有趣——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想为什么,他看到眼前人明显露出了想要逃开的表情,连忙安抚般的拦住他。可是拦住他之后要做什么,一时也是手足无措。疑问在大脑中转了一大圈,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寒冬腊月,二十岁的年轻人穿的这样少,一脸失意的表情,在这里做什么?


 


这话没有打消对方的不安,反而令他眉头紧皱起来,有些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又问:“我们认识吗?”


 


陈伟霆愣了一下,竟不知道要如何作答。他看着对方眼中的提防,自己也没发觉到笑容溢上嘴角,在脑中思索几秒,答道:“我——是你的粉丝。”


 


如果是现在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这家伙一定要把下巴翘到天上去了。


 


谎言有些拙劣,果不其然,对方脸上的怀疑分毫未少。陈伟霆连忙接着胡扯下去:“你的比赛,我都有看。很不错。嗯,加油好男儿,李校草,我们全家都很喜欢你。”


 


那家伙确实很喜欢他自己,这话倒是不假。自恋到全民皆知的程度,偏偏还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丢人,一脸“我怎么会这样帅简直是移动充电宝”的样子,时刻做好被群人围绕的准备。


 


对方半信半疑,但见他如此说,表情也缓和了一些,还很客气的对他笑了一下,说:“谢谢。”


 


一张脸被冷风吹的发白,嘴唇都起皮了。瘦高的男孩子刚脱离青春期,骨架还未完全展开,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青涩的气息。他笑起来时脸颊边有个浅浅的酒窝,看的陈伟霆很想伸手戳。平时在家里他戳,李易峰总要故意鼓起脸,这个表情让他看起来眼睛瞪的特别大,嘴巴也不由自主的撅起,很是可爱,每次陈伟霆都要忍不住用力在他脸旁一拍,然后去亲他作怪的嘴。


 


那双嘴唇红润柔软,说起坏话来喋喋不休,不想交谈时又抿的严肃,原来也有过这样苍白起皮,可怜巴巴的样子。


 


陈伟霆又望着他出了神。过了几秒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些赤裸,略尴尬的咳了咳,又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心里倒渐渐好奇起来。虽然古怪,但面对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人,心里产生了逗孩子的心理,又有一种不由自主想要探寻的想法,致使他忍不住忘掉现状,想要与他多说几句。


 


对方揉揉鼻子,又客气的笑了一下:“没什么,随便出来转转。”


 


脚边的栏杆下还放着一只空了的可乐瓶子,这么冷的天还喝可乐,不是心情太好就是心情不好。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不怎么好。陈伟霆想。


 


他看看周围,随手也撑住栏杆,试探着跳了上去。因为是休息在家,随便穿了条牛仔裤和运动鞋就出来了,头发什么的也没做,看起来只是个年纪比他大几岁的普通人。对方对于这样的举动也并没有做出排斥的举动,大概因为两人都是男性,即使被拍到也不会有值得担心的报道传出,也大概是因为他真的一个人在这里待了太久,有些无聊难以忍受,他又转头,对着陈伟霆笑了一下。


 


到处对人放电,回家打屁股。陈伟霆在心里暗念。


 


他又看一眼周围的街道,确实是陌生、从未见过的。以前两人在夜半时常也会出来散步,周围的几条街几乎都走过,却从来不记得有走来过这里。


 


陈伟霆收回目光,又望着身旁冷的不停揉鼻子的人,问:“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他在脑中试图推算,可是目测实在看不出对方年纪具体多大,关心的话都无从下手。担心他跟家人吵架,或者被经纪人欺负了,对方却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是心情不太好。”


 


他晃着脚,不小心踢到了那只可乐瓶,瓶子砰的一声倒下,斜斜卡在了栏杆之中。他就用脚尖不停的踢着塑料瓶身,嘴上说着话,有点无奈,又有点自嘲:“我在这边坐了一个多小时,只有你一个人认出了我来。”


 


寒风吹拂的街道上,路过的行人都好像是另一个世界。所有人都匆匆而过,无人侧目,无人关心陈伟霆胡乱停车,也无人去关心街边一个心情糟糕的年轻明星。他们像是无意遇见,不小心就一人朝着对方的空间跨了一步。


 


陈伟霆心里一软,即使明知道对方此时并不需要安慰,但还是心有戚戚,忍不住说:“别想太多。”


 


有心想要哄哄他,顿了顿又意有所指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走在路上也没什么人能认出我。”


 


对方被他逗笑了,抬头多看他两眼,忽然学起他的口吻:“哎,朋友,你长得挺帅的,如果去当明星,说不定比我火。”


 


“真的?”陈伟霆做出夸张的表情,“那我改天去试试看。就参加你的那档节目,说不定还能追上你的步伐,做你师弟。”


 


两人一齐笑起来。


 


他看起来好像轻松了一些,舒了一口气,又说:“等你红起来的时候,不知道我会是什么样子。”


 


陈伟霆听他口气,已隐约猜出原由,却不好确认是哪段时间。只好折中打探道:“最近……没有什么活动吗?”


 


“有啊。”对方微皱眉,故意板起脸来望他:“你是陪女朋友追星吧?再过几天我的EP就要发行了。”看陈伟霆一脸呆愣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又打趣道:“写真大概你是没兴趣了,那个,歌听一听吧,虽然唱的不好。”


 


陈伟霆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张。倒也没反驳他半是指责半是玩笑的口气,顺着说道:“EP要发行了,应该开心才是。”


 


“开心是有的。”他说,“压力也很大。”


 


他叹了口气,盯着脚下的一块地砖看了半天。半晌垂下眼神,又踢了一下那只可乐瓶,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力气过大,可乐瓶脱离了两道栏杆之间的缝隙,咕噜噜的随着风滚出去,一路滚远了。


 


他的目光也随着一路远去,好久收不回来。好像他原本就没在看什么东西,只是想找一个方向,把目光放一放。


 


过了好一会,他才回过头来,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其实还是挺期待的。可也挺担心,要是做不好,会怎么办。”


 


要是做不好,会不会被冷落,雪藏。要是做不好,会不会不被喜欢,被讨厌,被抛弃。要是做不好,还有没有下一次?


 


他不是在意别人的眼光的个性,可别人的眼光是裁决刀,他站在了异于常人的位置,就要接受脚下高台任人砍伐的现实。


 


还未完全说服自己适应接受,改变却已经无可避免的逼到了眼前。少年人的肩膀看着瘦弱,却担负着自己已经开始察觉的沉重和茫然。


 


一阵冷风吹过来,吹的他头发乱糟糟的,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伸手拢了一下脑后的帽子。大概自己也察觉到气氛好像有些沉重,随口问陈伟霆:“知道我的新歌叫什么吗?”


 


陈伟霆说:“四叶草。”


 


对方露出还算满意的表情,似乎因为被人知道而小小的雀跃了下:“我听人说,十万株三叶草里面才会有一株是四片叶子,所以能找到四叶草的人,是特别幸运的。所以唱的人能得到好运,听的人也一定。”


 


“那什么,为了女朋友,多买几张吧,你看,女朋友幸运了,你开心,我也开心,一举三得。”


 


他一脸煞有介事的样子,陈伟霆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说:“好。”然后又纠正他道:“是一举两得。”


 


你开心,我也开心。只可惜,写真和EP大概都买不到了。


 


陈伟霆拍拍口袋,伸手进去掏出了一样东西,是那枚W字形的戒指,样式低调却简单好看。


 


他开始确信这的确是自己的戒指。


 


“W呢,代表wish,代表warm,代表winner,也代表William——”陈伟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他拉过那双手,说:“没有四叶草,送你有着四样含义的W。希望你能星途璀璨,勇敢坚强,不要放弃。”




“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的。”


 


他把那枚戒指轻轻的套上他的手指。对方垂眸凝视着,半晌抬起手来,紧紧握了握。


 


他望着陈伟霆,认真道:“谢谢你,我会的。”


 


圆圆的W嵌在手指间,忽然如同重获生机般,变得崭新又洁净,衬的四周灰蒙蒙的空气都好像明亮了一些。


 


不知哪里卷来大片落叶,随着冷风一起吹来。对方缩了缩脖子,感叹一句:“好冷啊。”好像他在这里坐了这么久,才忽然察觉到冷一般,又关切的问陈伟霆:“你冷吗?”


 


陈伟霆说:“还好。我出来买菜的。没有找到市场,看到你……本来想问问路的。”


 


“哦哦,”对方探头探脑的四处看去,指着前方道:“那边有个超市,你可以过去看看。这边没有市场的,你应该是走错了。”


 


“嗯,应该是走错了。”陈伟霆点头附和。


 


他跳下栏杆,还在栏杆上的年轻人微笑着对他挥了挥手——他眼里的失意和沮丧还在,却依然难掩满目清亮,那是藏得很深却依然存在的坚持和自信,独属于他一人,从未改变,从未丢失。


 


隔了七年,依然是他熟悉的样子。


 


 


 


等陈伟霆买完东西再出来时,对方已经不见了。


 


路边空荡荡的,比他来时还要寂静,只有风声。他开着车离开那条街,在第一个路口转弯时回头,发现已经找不到来路。


 


方才的景象连同那个在出道前夕紧张不安的少年一起,蒸汽般的消失在身后。


 


 


==


 


傍晚的时候,李易峰被鸡汤的香味饿醒。他从温暖的毛毯中爬起来,趿拉着拖鞋走去厨房,陈伟霆正站在炉灶旁边,手里捧着一本书。见李易峰走过来,伸手揽住他的腰,问:“醒了?”


 


李易峰揉着眼睛问:“你看什么呢?”


 


头从他肩膀上望过去,竟然是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翻出来的旧写真——他出道的那一本。


 


李易峰嘟囔:“是不是被我帅呆了。”


 


陈伟霆说:“是是是。”一边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李易峰一下瞌睡全醒了,瞪眼道:“你干嘛!”


 


陈伟霆一脸的这还用说:“打你啊。”


 


李易峰也伸手打他一下,接着就被鸡汤吸引了注意力,伸着手去够汤勺。陈伟霆关了火,盛了两碗端上餐桌,两人一起坐下来。李易峰刚要低头,忽然发现自己手上戴了枚戒指,盯着看两眼,想起是白天收拾出那枚:“嗯?怎么还在?”


他伸手摆弄了两下,大概觉得戴着还挺舒服,也就没摘。喝着汤含糊道:“还是想不起到底从哪儿弄的这么一个戒指。”


 


陈伟霆笑着看着他:“别管了,说不定是自己跑来找你的呢。”


 


李易峰叼着勺子严肃的想了想,也点点头:“嗯。就当它自己长了腿跑过来的吧。”


 


 


如同幸运,从天而降。


 


——却又意料之中。


 


 


 


END


 






*树人说W还代表WTF(眼神死

评论
热度 ( 881 )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