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诺】最重视的,最宝贝的(短篇完)

甜文终结者zoe:

森林深处,住着狐狸,羊,狼,和一朵花。狼不会吃羊,羊也不会吃花,狐狸还小,和花十分亲近。

小狐狸有一盏油灯,是他从人类那儿偷来的。油灯很难闻,可它会发光,橙红色的光在夜晚亮起,漂亮又温暖,只是在火苗之上会冒出黑烟,味道更加难闻。小狐狸只有在晚上才会让它点燃,很快又吹熄,贪婪地看着那道火苗,可是他不能太靠近,太靠近会被烧伤,这令他难过。

有一天,油灯不亮了,火苗没有出来。小狐狸跑去问花。

“它不亮了。”小狐狸微微哽咽。他还小,只有这个宝贝,现在它好像坏了,他唯一的宝贝也没有了。

花着急不已,枝叶颤抖,“会不会是没有油了?”

小狐狸抽抽鼻子,茫然地看着花。

花说:“这是油灯,没有油就不会亮,你可以去找油。”花想了想,高兴地告诉他的朋友,“你可以变成人,这样就可以去找油了。”

是的,小狐狸可以变成人。他可以修好油灯。

“去找羊先生,他懂很多。”花用叶子抚着小狐狸,小狐狸打了一个喷嚏,叶子掉了。

花没有生气,与小狐狸哈哈笑着。




羊先生从自己的小木屋里拿出一套衣服,和一些钱。

“在人类那拿东西需要钱,因为你要变成人去,这是人类的规则。”羊先生蹭了蹭小狐狸的耳朵,温柔地看着这个小家伙,“不遵守规则会受到惩罚。”

小狐狸想起油灯是他偷的,有些心虚。

“以前,山下是小镇,现在是城市。城市里的人很聪明,”羊先生顿了顿,“但他们也很笨,你要找到很小的店……往小巷子里走。店里卖着硬竹干草做的扫帚。进去后你要对坐在椅子上的人说‘我是森林里来的’,说你需要油,再把钱给他……虽然以前我们不需要给钱……然后就可以了。



小狐狸似懂非懂,羊先生温柔地看着他。

“别怕,往小巷子里去。这是我们和他们的约定,其他的人类不会懂。”

小狐狸也不太懂,但他不害怕。




小狐狸下了山,进了城市。他听羊先生的话,往小巷子里走。小巷子又窄又长,只有一点阳光可以照进来。

没有青蛙和树。

巷子走到尽头,就是另一片天地。一幢幢低矮的屋子排着,有砖片瓦块,也有树。

小狐狸小心地按着头顶,沿着路找有用硬竹和干草做扫帚的店。路边有老人坐在木椅上,笑看着他,用那种熟悉的,亲切的目光。

“您认识我吗?”小狐狸问。

老人笑道,“是森林的客人啊,好久不见。”

这种如同朋友重见的招呼令小狐狸欣喜不已,他点头,也说:“好久不见。”




小狐狸找到那家店了,有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手捧着一本书。

小狐狸走进去,“你好。”

男人回过头,对他说:“你好。”

他长得可真好看,小狐狸红了脸,羞怯且喜悦。“我是从森林来的。”

男人惊讶地看着小狐狸,小狐狸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唯一的。

“森林的客人?”男人喃喃自语,似诧异,似高兴,更似等待已久的激动。

“你需要什么吗?”男人轻声问。他眼中的珍视和温柔让小狐狸的脸更红了,心跳也在加快。

“我需要油,我的油灯不亮了。”

男人听后,起身为小狐狸拿了一盏油,不过没有给小狐狸,问:“你喜欢灯吗?”

小狐狸点头,“它是我的宝贝。”

不过现在好像有点不一样。小狐狸看着男人,暗暗想道。

“油灯的味道很难闻是吗?”

小狐狸猛地抬头,“你怎么知道?它是有些难闻。而且,我不能碰到它。”后者明显更让小狐狸难过和沮丧。

“我不能给你油,我用这个来代替好吗?”男人从椅子上挂着的包中拿出一个东西。“这也是一盏灯,它可以靠电池发光,你也能碰到它。”这个灯还是狐狸形状的。

小狐狸愣愣地接过灯,完全不敢相信他竟然将一盏灯拿在手上。

这盏灯是这么的好看,它还有着不同颜色的光。

“喜欢吗?”男人将小狐狸的反应尽收眼底。

“我很喜欢……可我不能要。”出乎意料的,小狐狸拒绝了,“我的油灯好像不是那么好,可它是特别的。它难闻,但它温暖。谢谢你。”小狐狸把灯还给男人。

其实小狐狸很伤心,因为他还了灯,这里不能给油,他就不能来买油,这样以后可能就见不到这个人了。

小狐狸是多么喜欢这个人啊,可是他的油灯陪着他,一直陪着他。

小狐狸想要离开。他太难过了

,这种思念与痛苦在此时已经出现。

“等等,”男人突然拉住小狐狸的手,把用牛皮纸包好的油递给小狐狸。“对不起。”

小狐狸摇头。这个人为什么要道歉,他并没有错。

男人笑了,虔诚的,小心翼翼地问:“你会再来吗?”

小狐狸惊慌失措,使劲地点头,“会的,会的。”




他是这么的喜欢这个人,真令他感到害怕和幸福。




小狐狸回到森林,看着他那盏特别的油灯。他将油倒入其中,橙红色的,温暖的光重新亮起。

小狐狸被油灯的味道呛到,恋恋不舍地吹灭了油灯。

花在不远处,声音细弱,“你怎么了?”

“我喜欢了一个人,虽然是第一次见,可我喜欢他。想到他,我既觉得高兴,又觉得慌张。”

花感受到了他的朋友的“喜欢”,同样茫然,“那现在你要去找他吗?”

小狐狸看着橙红色的火发了一会呆,突然转身往森林外跑。

花看着他的背影,依旧茫然。




小狐狸重新来到了那个小巷,那家店门前。这次他没有变成人形,天很黑,街道很亮,小巷却很暗,没有人发现他。

小狐狸抬起爪子,敲了三下门。

咚咚咚。

过了一会,有人来开门。

小狐狸鼓足勇气,大声说:“我是从森林来的客人,我是一只小狐狸,我的名字是诺,我有一盏最特别的灯,它是独一无二的。我很喜欢你,你可以喜欢我吗?因为我想成为你最特别的人,就像我重视我的灯那样重视我,甚至还要更多……你也会是我最宝贝的人,因为我只会喜欢你!”

对不起,我的灯。小狐狸鼻子酸涩。

有一双手将小狐狸抱起,手的主人怜爱地亲吻他的额头。

“你一直都是最特别的,我也喜欢你,很久很久。”




苏凯文小时候见过一只小狐狸,它从窗口爬进来,偷走了他屋里的油灯。

小狐狸逃跑前,被苏凯文看见。那是苏凯文见过的最漂亮的小狐狸。也许还有比它还要漂亮可爱的,但是苏凯文唯对这个小家伙有思念之情,也只有这个小家伙偷走了他的油灯。

所以他们之间有联系。

“那是森林的客人。他们会回来的,冬天要来了,这些小家伙们怕冷。”祖母说。

苏凯文等了一年又一年,都没有再等到那只小狐狸,他出了小巷,考上大学,当了老师。直到祖母去世,他在暑假间重回这里。

就在他快要忘记……或者说不抱希望时,他的小狐狸来找他了。

喜欢与喜欢,没人比他更幸运。

苏凯文想。




                      END

=========================

想法来自新美南吉的《派狐狸去买东西》以及《小王子》。

想念那个金发的小人。



评论
热度 ( 180 )
  1. 小王子甜文终结者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