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吕饼人:

*一发搞定*


*CP:何瀚×苏星宇*


*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变为一线大腕上头条的励志故事(并没有 *


 


 


今日头条:人气歌手许诺公布恋情


 


苏星宇看到头条新闻的时候差点吐血,今天的头条,难道不应该是他才对吗?怎么半路杀出个许诺来?


 


 


时间退回到一个月前,苏星宇出道时签下的五年合约马上就要到期了,这几年他的人气一直不高,而同期出道的许诺早就各种大奖拿到手软了。经纪人田心好说歹说才为他争取到续约的机会,不过条件是苏星宇要上一次热搜,不花钱的那种。苏星宇知道这件事后立下誓言一定要上一次头条,田心笑而不语。


 


苏星宇经过苦苦研究终于找到了捷径——何瀚。伤了何瀚他就能上法制版头条,上了何瀚他就能上娱乐版头条。田心听了他这个所谓的完美计划当场晕厥。


 


也不知道幸运女神什么时候瞎的眼,居然真的让他遇到喝醉酒的何瀚,就在昨晚。


 


何瀚醉的一塌糊涂走路都不稳,苏星宇本来只想扶着他摆拍一下蹭个热度,哪知道对方捧着他的脸就亲了下来,田心呆愣了好一阵才想起摸出手机拍照发给杂志社。


 


这次的头条……上定了。


 


苏星宇回去的路上沉默不语,田心一问才知道那是他的初吻。“哈哈哈哈哈哈……你几岁了?我的天,居然还是初吻!”田心笑得太开心被口水呛到,久咳不止,脸都红透了。苏星宇别过头不看她,初吻很丢人吗。


 


别说,人品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他不仅没有上头条,连热搜前五十都没上。


 


昨晚难道是梦吗?苏星宇仰天长啸!


 


当然不是梦。


 


何瀚凌晨迷迷糊糊收到了杂志社社长的邮件,看到了那张他和苏星宇接吻的照片,揉揉太阳穴叫对方不要发出去,那头回答“好”。


 


很久以后苏星宇翻他电脑的时候看到这张图,指着杂志的何瀚的鼻尖问他怎么回事,何瀚只是一笑,说,阻止你上头条。苏星宇气得直跺脚,好啊何瀚,你这个我头条大路上的绊脚石!后者不置可否,继续看书。直到苏星宇鼓起脸才合上杂志哄上两句,“多亏我绊了你一下,否则,你哪里会和我在一起?”“哼!”反正你还是绊脚石。“唉,你就算是发脾气也这么可爱。”何瀚知道和苏星宇讲道理没用,夸两句就好了。“你不要以为我会就此放过你!”看来夸两句也没用了,那就去床上打一架解决吧。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我们先接着说头条的事。


 


 


合约到期了,苏星宇依旧没有上到热搜,看样子要重新出去卖唱了,也不知道以前唱歌那个酒吧还在不在。


 


哪里知道幸运女神再次瞎眼,公司居然同意再签他三年。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


 


不久他就接到了一个MV的拍摄机会。一看,许诺的……


 


拍摄的第一天他又遇到了何瀚,完了完了,何瀚认出他的话应该会直接让他滚蛋吧。他顶了一个女生的假发带了个墨镜伪装自己。不伪装还好,这样更明显,何瀚一眼就看到了他。


 


“苏星宇你抽什么风?”田心简直为这个熊孩子操碎了心。“何瀚在,我要伪装一下!”苏星宇说。“别发神经了,不知道还以为你有异服癖呢。”田心说,然后对着走近的何瀚说了声,“何总好啊!”苏星宇尴尬地扯下假发和墨镜,“何总好。”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何瀚忍不住笑了,抬手帮他理了理,回应了一声你好。


 


似乎真的不记得那天的事了,不过为什么要帮他理头发?苏星宇想。


 


何瀚只来过一次,后面苏星宇没再见到他,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些失落。


 


天气很热,苏星宇不像许诺待遇好,只有自己拿着小风扇吹。趁着休息的空当看了看微博,居然,有他的路透,手上的小风扇被扔到一边,他兴冲冲跑去跟田心说这件事。看到照片的田心嘴角一抽,你确定是你的路透吗,这张图明明拍的是对面的许诺。


 


“……”不管怎么样,照片上有他啊……


 


 


没隔几天苏星宇就中暑了,很严重,整个人晕了。拍摄要延期,作为投资方的何瀚自然知道了这件事。


 


苏星宇看到何瀚进病房的时候不免吃了一惊,“那个,何总你好。”不是要换人吧……


 


“好些了吗?”语气这么温柔,一定有问题,“幸苦你了,居然晕倒,你还真是努力。”苏星宇开始猜他接下来的话,一定是什么,既然你这么累我们还是换人吧,你好好休息。不行,要先发制人。“不幸苦,我挺得住,我马上就可以出院了。”像是要去冲锋陷阵的士兵。何瀚看他一脸英勇的表情,再次笑了。何瀚不是爱笑的人,他几乎早就忘了真心实意的笑是怎样的一种感受了。


 


“你好好休息,没事的,先拍别的就好。”


 


“谢谢你啊。”苏星宇觉得何瀚真是一个好人,自己一点也不在意那个初吻了。


 


 


中暑事件以后苏星宇的待遇比起之前好了很多,虽然依旧比不上许诺,但也能称得上大肚子待遇了。何瀚每天都到现场来看几眼,偶尔会和他说上几句话,不过全是生活上的话题。也对,他和何瀚也没什么工作上的话题可聊。


 


拍摄周期很短,苏星宇很快结束了工作。离开的那天何瀚约他吃饭,苏星宇没有考虑就答应了。田心知道以后笑得一脸猥琐,叫他穿漂亮点,苏星宇敲敲她的头叫她少看点奇奇怪怪的文。


 


吃饭的地方很偏,苏星宇原以为会约他去什么高级餐厅,结果是家私房菜。


 


“这家是我小时候就经常来吃的,一般不带别人来。”何瀚帮他倒了杯苏打水。那为什么带他来?在何瀚心里,他,不算别人吗?想归想,他不敢问。


 


苏星宇一直在吃东西,因为没人说话,一停下来就会尴尬。


 


“苏星宇,你觉得我怎么样?”何瀚突然问他。苏星宇抬起头,心砰砰的跳,有些紧张不安。“或者换一个说法,你觉得我们怎么样?”


 


我们……


 


苏星宇不是迟钝的人,他早知道何瀚不会是对谁都那么关心的人,也不是一个每天都有空来看拍摄的人,可是,为什么呢?苏星宇蜷起白皙的手指,垂下眼,盯着桌上的苏打水出神。


 


为什么呢?何瀚自己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其实他和苏星宇第一次见面不是喝醉那天,是五年多前,那时候他和苏晓晓分手,在一家酒吧看到了弹钢琴的苏星宇。他首先注意到的并不是那双手,也不是脸,而是苏星宇在昏暗灯光下纯粹干净的眼睛,像夜里最亮的星。何瀚那天钱包被偷了,其实只要和酒吧老板说一声是可以赊账的,没想到苏星宇那个家伙看到他没有钱包慷慨的拿出了自己唱歌赚来的钱。酒吧很高档,苏星宇花钱花得肉痛。后来何瀚再去却没再见到他,钱也就欠着了。


 


所以缘分真的很奇妙,来的不知不觉,却刻骨铭心。


 


何瀚突然拉住苏星宇的手,苏星宇顿时明白了,他听到何瀚问题后有些欢喜的不安紧张叫做心动。


 


 


毫不意外,苏星宇和何瀚在一起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这一年多里,苏星宇人气暴涨,和何瀚没关系,全凭自己的努力。不过,依旧没上过头条。有一次拿了最佳男主角奖以为可以上头条,结果崔艾伦公布恋情他的头条又泡汤了。何瀚知道以后打趣道,要不我牺牲一下帮你上一次头条。苏星宇翻了个白眼从床这头滚到另一头,然后闷声闷气地说,上头条是对我的一种肯定,才不要你帮。何瀚揉了他头一把,没再说话。


 


 


这年初夏,两个人终于抽出空去旅行了。不过没有坐同一架飞机,为了防止被拍到。苏星宇在机舱睡了一会儿感觉有人给他搭了条毯子,他戴着眼罩,以为是空姐便说了声谢谢。听到对方短促的笑声以后迅速摘了眼罩。


 


“你怎么在这里?”苏星宇瞪大了双眼。“嘘,”何瀚把手指放到嘴边,提醒他小声点,“太久没见到你了,我特意换的。”苏星宇真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立马凑过去亲亲何瀚的脸再亲亲嘴巴。


 


说是来旅行结果基本上就是在床上度蜜月,苏星宇觉得好不容易有假期不能老把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拖着何瀚出门。在国外不像在国内有那么多眼睛和镜头随时跟着,两个人大大方方手拉手。苏星宇只带了个墨镜遮掉小半张脸。


 


苏星宇梦游似的乱窜,东看看西瞧瞧,相中了什么伸手指一指,何瀚就在身后摸钱。


 


夜里星星低垂,摇曳不定。


 


苏星宇和何瀚坐在屋顶看星空,至少在他们抱在一起接吻之前的确是这样打算的。何瀚摸到包里的盒子正打算拿出来就被打断了,田心打来一个电话。苏星宇瘪瘪嘴接起,“喂,干嘛?”“你自己看微博吧。”田心说,“你现在先想想怎么办。”苏星宇心里咯噔一下,听田心这口气好像是出了什么事。


 


一看微博头条,他的名字正挂在上面。


 


“怎么了?”何瀚靠过去问他。“我们早上在街上被人拍到了。”苏星宇说。“你打算怎么办?”苏星宇摇摇头说不知道,他压根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提前回去吧,”苏星宇用商量的口吻说,“总要给粉丝一个交代,回去开一个新闻发布会。”他手指一直抠着裤缝线,有些不安,何瀚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果然,还是要恋情曝光才能上头条。”最后苏星宇总结。


 


 


新闻发布会当天来了很多媒体,看样子对这件事有很大兴趣,苏星宇知道有大部分是冲着何瀚来的。何瀚的八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挖到的。


 


稿子早就写好了的,苏星宇只需要背下来,然后加一点演技就行了。稿子是公司写的,说什么他和何瀚只是好兄弟。娱乐圈就喜欢这一套,男女之间就是普通朋友,男男之间就是好兄弟。哼,你见过脱裤子滚床单的好兄弟?


 


“记住了吗?”田心最后一次确认。“记住了,”苏星宇说,“对了,你记不记得一年多前我为了续约拼命上头条的事?”“记得,怎么了?现在突然上头条了激动了?别激动了,你有今天还不是靠何瀚。”田心说。“靠何瀚?你什么意思?”苏星宇问她。“你不知道吗?公司跟你续约是何瀚的要求,你后来和许诺拍MV也是他安排的,对了,你当时住院耽误时间导演很不满,不是何瀚你早就拍不了了。”


 


田心的话,每一个字都好像铁锤敲打着他的耳朵鼓膜,震耳欲聋。


 


他还以为是瞎眼的幸运女神降临,原来瞎眼的是何瀚。


 


“好了,该你上台了。”田心催促到。苏星宇看着那张稿子久久沉思以后,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田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也会出问题,苏星宇压根儿没有按照稿子上的内容来说,把一切真相全盘说出。


 


何瀚还在开会就接到了田心的电话,伸手按了按眉头,这个苏星宇怎么老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幸好还有自己来给他收拾摊子。


 


记者的发问一个接一个,这大概是苏星宇开得最过随心所欲的一个发布会,想说什么说什么。田心坐在他旁边想插话也不行,差点当场晕过去,她拼命告诉自己这是梦这不是真的。天啊,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这次的发布会是直播,观众看到的所有内容都是没有经过后期加工的,记者的提问非常苛刻。微博上的热搜全是苏星宇,支持他的也有吵着要脱饭的也有。


 


自由提问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进来,从上一个提问的记者手里拿过话筒,“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苏星宇坐在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何瀚,十指相抵,听他说接下来的话。


 


“请问苏星宇先生,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如果说前面记者的问题已经让苏星宇伤透脑筋了的话,这个问题就几乎可以要了他的命了。


这居然,在求婚吗?


 


苏星宇相抵的指头一根一根松开,手握成拳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下面的记者慌乱地拿出相机拍何瀚,所以明天的头条新闻到底要叫苏星宇公布恋情还是何瀚当众求婚?


 


苏星宇微微一偏头,扬起笑容,“好。”


 


台下的那个人,也回以相同弧度的笑。


 


田心彻底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当天晚上苏星宇就发了一条微博,没有文字,只有一个[心]的表情,配上的图是在国外那枚何瀚没来得及拿出来的戒指。


 


而那个当初曝出他们国外旅行的网友,又在微博上放出了一张图,很模糊手机像素不是特别好,但是也看得出是何瀚和苏星宇。苏星宇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应该是食物,何瀚蹲在地上给他系鞋带。背景是如火的夕阳和大海,美得不像话。


 


 


第二天的头条当然是苏星宇了,何瀚笑着说,上头条了,开心了吧,还是头版头条呢。苏星宇摇摇头,举起左手,在无名指的戒指上轻轻一吻,这是比头条还要重要的肯定,是我今后日子里所有奖项也比不上的至高荣誉。


 


何瀚不知道要说什么,当初他欠了苏星宇一笔酒钱,现在,要用余生来偿还。


 


苏星宇终于知道了,最重要的日子不是上头条的那天,而是他和何瀚,从我变成我们的那天。


 


 


END.


 发照片那个网友就叫吕饼人.


 


 

评论
热度 ( 507 )
 

© 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